什么(1 / 1)

程瑾听到秦回的话愣了一下,阿逸,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都这么近了吗?一开始的时候只是说,自己是被云逸给欺骗了,

可是到现在程瑾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秦回说到云逸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嘴角程瑾愣了一下。不由得感到一阵慌乱。

“我”

程瑾的话还未说出口。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云逸跑了出来,云逸一出来。此时秦回和程瑾这边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云逸很快便把那几个人解决掉了。秦回又惊又喜。

“阿逸,你怎么在这里?这不是我们的帮战吗?你怎么过来了?”

云逸笑了笑,上前摸了摸秦回的头顶,此时秦回只顾着激动了,也忘记反抗他了。

“我的小苏苏呀,我这才离开了一会儿的时间,你就被人杀死了,这么多回,我要是再不来,你岂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秦回笑了笑,吐了吐舌头。

“哪有好吧,我承认我是很弱,这不是还有师傅在吗?我师傅还能保护我呢,再说了,这种事情我们都没有料到吗?

是青衣坊突然变了卦,对了,阿逸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介绍呢。师傅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阿逸”

程瑾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此时静静的打量着云逸。虽然传说中他也听说过云逸,毕竟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

程瑾身边的人有时候也会讨论他,但是程瑾也从来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关于游戏其实程瑾,倒是也没有十分的认真,

只是此时关系到秦回了,程瑾突然意识到这个原因,怕也是一个不速之客。说实话,秦回突然对一个男子跟一个男子关系这么好,难,主要是说不慌乱,

肯定是没有的,不过刚才程瑾的话没有说出来,云一边出现了,也让程瑾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再怎么样,自己也是秦回的师傅,

只要师徒关系不断,自己总是还有机会的。况且这个原因突然出现,程瑾觉得这其中怕是也有一些理由,程瑾心中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不过此时也没有多说什么一旁的原因的视频,秦回想象中的客气很多。

“莫言师傅好,我家小苏苏真是多亏了墨渊师傅照顾呀,不然就他这个性子,我怕恐怕得死好几回了,莫言师傅也真是好脾气,能够这么忍受他。”

听到原意的话,秦回瞪了眼一眼,这个人就不能不在自己面前拆开吗?

“喂,你胡说什么呢?怎么你刚来就想挑拨我和我师傅之间的关系的阿姨,我真是看错你了,不过我师傅人这么好,

肯定是不会信你的话的,而且我师傅比你想象中的温柔多了,对我也好多了。哼!你休想挑拨我和我师傅的关系,阿姨,我真是看透你了。”

听到秦回的话云笑了笑。

“是啊,我这个图图虽然平日里看起来笨笨的,不过我这个当师傅的倒是也极为的喜欢我徒儿这个性格呢。”

你就下了下,其实对于程瑾的话,您就并没有多想,只是理解成了徒师傅对徒儿的喜爱而已。所以听到程瑾这么说,秦回其实还挺高兴的,对着营业嘚瑟的。

“看见了吧,我师傅可比你想象中的好多了,所以你可拉倒吧。对了,师傅咱们要不要去帮助其他的地方呀?

这个地方打败了这云逸这家伙虽然平安易,虽然平日里挺不靠谱的,不过这战斗力还是可以的,今天他来了,就让他好好的打打工好了。

总不能让他闲着吧,你看他一闲着总是嘲讽我,还是让他忙起来好了。”

“小叔叔,你这么说为夫可真是伤心死了,明日就要挂锁大婚了,怎么今日你还要把维护累死吗?回复给你准备的新婚礼物,不想要了吗?”

其实关于挂锁,秦回后来也想通了,反正挂锁到时候也是可以也是可以解锁的,不过对于园艺说的礼物,秦回倒是挺好奇的,

但是一旁的程瑾就没有秦回这么镇定的,本来程瑾只是以为两个人只是玩玩的关系,可是竟然都要挂锁了,

虽然程瑾知道即使挂锁也没什么,如果此时当下还是不由自主的问出了声。

“图图你们二人需要挂锁了吗?”

秦回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就被云逸抢先回答了。

“是啊,等了本来好久之前就想挂锁了,但是这个这个值没有办法靠钱刷上去,

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等了这么多天才能把我们家小苏苏启慧家,明天就是我们俩大婚之日,还希望墨渊师傅到时候一定要到场才行呀。”

秦回瞪了他一眼,本来就是为了挂锁得一下那个好看的衣服而已,非被她说的像是要什么大事,要嫁给他一样。

“师傅,你别听他胡说挂了,所以只不过是为了做一些任务比较方便而且可以得好看的衣服而已,反正以后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把锁给取了呢,

所以问题倒也不大,不过若是是否明天没有事情的话,当时也可以过了,有师傅在旁边,我总会心安一些。

唉,话说我的那个徒弟好像也好久没有在线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当时还没有和我小徒弟说过呢。”

秦回说完之后便去好友列表看自己的徒弟南宫一梦有没有在笑,不过并没有在下,但是秦回还是给南宫一梦发过去了消息。

“图图你最近在忙什么呀?明天师傅就要挂锁了,弱势图图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起看吧,到时候可以让阿姨多给图图发一些红包,

这个老流氓什么都不多,但是钱多得很,所以图图一定要趁机好好的额他一笔哦。”

秦回这边正在和自己离线的徒弟发消息,而此时云逸正在大量周末约,不得不说周末燕虽然脸捏的不好看,

但是这浑身的气质也能够看得出来折磨远本人拍也是一个长相不错的人,而且自担。丰青吉悦的气质,

此时原意本来之前只不过觉得是普通的师徒而已,倒是也没什么,可是今日一看,作为男人的第六感原意绝对相信。

这个墨渊对秦回绝对不仅仅只是师徒之情,不过这个墨渊当时沉得住气,哪怕听说自己要和秦回挂锁了,倒是也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