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1 / 1)

这苏回心想惠妃也真是太精明,让他在太后面前出丑,肯定会给太后留一个不好的印象,毕竟也是第1次见面。可是苏回从另一方面觉得可能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他可以不用再这吃早饭了,也不用在那受罪了,可以回自己的宫里还是挺好的。

“打扰皇上和太后娘娘的雅兴了,臣妾就先回宫了。”

起身的时候苏回还不小心踩了一下惠妃的衣角。其实也不是不小心,只是故意的而已。

“各位姐姐妹妹们,好好用早膳吧。”说完之后,便有两个丫鬟扶着回宫去了。走出太后的宫殿,苏回他觉得心里真的有一点点轻松了,刚刚简直是紧绷的一根弦。

“娘娘您没事吧,这惠妃也太坏了吧,您这才进宫没几天就开始对你下手了。”

“啊,我没事,这个我早就应该想到的,毕竟皇帝那天大张旗鼓的来我宫里吃饭,肯定会引起他们的不满意。”

“那您这手是真的没事吧?如果有事的话咱们还是请太医过来看一看吧,毕竟这也不是小事。”

“当然是骗他们的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惠妃肯定会对我不依不饶的,给太后也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我只能找个借口了。”

“还是娘娘比较聪明,不过这惠妃真的是太残忍了。后宫的妃子里面就属她最心狠手辣。”

“也好,让我算见识了他的厉害,以后也长个记性。本来还想在宫中当一个小透明的,看来这小透明都难当啊,注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娘娘,小透明又是什么意思呀?您怎么净说一些奴婢们听不懂的话呀?”

“小透明就是我只希望当一个不起眼的人,而你并不希望他们注意到我。因为如果你注意到我的话,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肯定别人就会挑你的毛病呀。”

“不过娘娘最后走的时候踩了一下惠妃的衣服,那个到底是故意的还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是故意的了,你想中间有那么大的缝隙,我要是正常走的话肯定不会采用它的衣角的。谁让他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呀,我也是不好惹的呀。”

“还是娘娘比较聪明一些,不过咱们以后还是小心为妙吧,能躲着点儿是点儿,毕竟在太后的心里,惠妃肯定是比较惹人疼爱的。咱们是不占优势的。”

“好,知道了,你们也小心一点,肯定别的宫的宫女也会来咱们这找事儿的,到时候就需要你们顶着点儿。”

“娘娘您放心吧。”

“不过唯一的好事就是可以回咱们的宫里去吃早饭了。刚刚在那拿个勺子都是惊心胆颤的,都没吃几口。还是在咱们宫里比较舒服一些。”说完这话,环儿和萱儿都笑了。

“这苏嫔是怎么回事?一大早就冒冒失失的,怎么能登上大雅之堂呢?”果然要等到苏回走了之后,太后就开始说了。

“太后您别这么说,也是臣妾不小心撞着他,所以才会把粥撒到我身上。况且苏嫔也说了,他手不舒服也不是故意的。”这个惠妃可真是能演啊。明明是自己故意的,还说出一副很无辜很体谅别人的样子。可惜这出好戏也没让苏回看着。

坐在另一旁边的伊嫔,肯定也知道这些招数呀,毕竟她刚进宫来的时候会飞也是这么对她的,只不过后来伊嫔比较会办事而已,站到了惠妃一侧。也不太去招惹皇帝。所以会非常不收拾他。

“还是惠妃比较大度,想的比较周到。这后宫有你在啊,我也算是非常安心了。”

太后一说这话,皇帝就知道他会又在暗示自己应该立皇后了。这些他都心知肚明,但是她觉得惠妃绝对不是最好的人选。

“太后您慢慢吃啊,儿臣就先走了,还得上早朝。”

“恭送皇上。”

于是皇帝就马上从太后的宫殿里出来了。这种压抑的氛围,他也不是很喜欢。走在路上的时候,又想起了刚才苏嫔说自己手不舒服的事情,所以她想去善和殿看一看。

“先去善和殿。”皇帝及一行人到了善和殿。屋里面苏回正在狼吞虎咽的吃早餐呢,吃的可香了。因为这房间里毕竟就他一个人,自己的地盘还是比较自在。

“皇上驾到。”听到这话苏回马上放下手中的筷子,也赶紧把自己嘴里的东西给咽下去,刚咽下去之后皇帝就走进屋里来了。

“臣妾给皇上请安。”

“不是说手不舒服吗?怎么没有看太医呢?”

“回皇上这都是一些小事情,不用请太医的,臣妾之前在家中就曾有过这些状况,缓两天就好了。”

“那这些早饭是怎么回事儿呀?”

“回皇上的话,刚刚在太后宫里,臣妾也没有吃几口就回来了,所以肚子便有些饿了,让下人们给臣妾准备了点吃的。”

“朕这不因为担心你手的状况,所以特地过来看看,看来真是多虑了。”

“真是劳烦皇上,让皇上费心了。”

“行,那苏嫔就在这边愉快用早餐吧,我先走了。”

“恭送皇帝。”从善和殿出来的时候,皇上脸上是有笑意的,觉得这个苏回也真是比别的女生可爱真实多了。吃饭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架子,狼吞虎咽的反而是觉得更接地气。

“吓死我。这皇上一天要来几回呀?”

“娘娘可能也是因为皇上关心你,毕竟之前那些工地他有的联系都没去过。所以有些妃子呆在宫里就精神不失常了,然后就被拉入冷宫。”

“啊,这也太残忍了,我怎么会带着精神失常呀?”

“娘娘您不知道吗?后宫里有好多皇帝并没有宠幸过的妃子,皇帝也不去他们的宫里走,久而久之就一个人呆在宫里郁闷了,变得疯疯癫癫的。皇帝见状之后便就把他们打入冷宫了呀。后面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苏回听到这些的时候,真是觉得他们太可怜了,又觉得有一些可怕。虽说皇帝心狠手辣,可是平常和皇帝说话的时候,也觉得他还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呢,就没有想到能做出这些事情来。苏回心想还是和她保持一点距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