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1 / 1)

其实苏回也并不觉得自己是出了多大的问题,反倒是叶正寒担心来担心去的。

虽说苏回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可是还是很坚强的呀,也从来不会把这些小病都放在心上的,因为他对自己的身体素质是有一定了解的。

况且他之前在高中的时候,可是学校体育队的体育很好,自然身体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只不过他们都不明白而已。

“行了,你就别啰嗦了,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快去吃饭吧。”

说一次两次就会觉得还好,可是叶正寒一直啰嗦,他就会觉得有一些小题大做了,毕竟真的没有什么事情。

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去吃晚饭了,吃完饭的时候叶正寒还一直给苏回家菜呢,就是怕他吃得太少了。

其实苏回并没有在餐桌上给别人夹菜的习惯,因为他觉得自己吃自己的就好了,所以即使面对关系再好的朋友也不会主动去给别人夹菜。

可是现在叶正寒很频繁的给自己夹菜,他都觉得有一些不好意思,好像必须要还回来一样,但是他又不想这么做。

“行了,你不用给我夹了,我自己想吃什么自己就可以加了,你往自己那里边弄就行了。”

苏回这么说当然也并没有嫌弃的意思,只是她觉得自己可以来的事情,没有必要去麻烦别人。

“好吧好吧。”叶正寒也觉得无奈呀,可是还是停止了给苏回夹菜的手。

之前两人吃饭的时候旁边都是有丫鬟站着的,可是这次环儿萱儿好像并没有在旁边站着,而是关上门让他们两个独处。

因为他们两个觉得两个人肯定有很多想说的话,而且苏回又是那种不会在别人面前说撒娇话的那种人,所以便只留他们两个人在房间里面。

“奇怪了,之前环儿萱儿都是会在屋里面站着呢,怎么今儿个跑外边去?”

苏回也觉得有一些异常呀,况且平常吃饭的时候都是不关房间门的,敞开着门的。

“可能两个丫鬟想他们两个多一点独处的时间吧。”叶正寒倒是明白的比较多。

因为其实叶正寒也知道,如果有旁人在的话,苏回是绝对不可能像自己是软的,或者说是像别的妃子一样爱撒娇的那种。

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吧,又或者说是并没有习惯那种相处方式,需要时间去适应。

其实苏回向来都是一个不太会表达自己爱意的那种人,因为总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就一直在心里面藏着。

“今天晚上可以留在你宫里吗?”

叶正寒还是非常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这句话,因为他已经做好了被苏回给拒绝的准备,毕竟之前自己也这么要求过,她都是拒绝了。

“为什么想在我的宫里,别的妃子那里都可以去啊?”

“别的妃子宫里我是不乐意去的去了,也和他们没有话说,所以想在你这里。”

叶正寒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过苏回对这个答案还是比较满意的。

可是苏回怕自己对他用情至深之后,他会把自己和别的妃子一样,都当作是同等对待。从心理上讲诉,我是不希望这个样子,因为他不希望自己和别人共同分享自己喜欢的人。

“我对感情这个事情是比较专一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去接受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或者说我和别人共同分享自己喜欢的人。”

苏回觉得这句话还是说他前头比较好,如果他不接受的话呢,就不打算把它给留下,如果接受的话也需要时间去考验他的真心。

苏回说着话,叶正寒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其实两个人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之所以不去碰别的女人,就是因为还没有碰到自己喜欢的人

“不谋而合。”

叶正寒说这句话之后苏回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可能两个人对感情的专一度是相似的吧,

“今天晚上你可以留在我的宫里,但也仅仅是睡在一张床上而已,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虽然说叶正寒还是这么说的,但是苏回还是需要时间去考验他呀,所以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把自己给了还需要时间去检验。

“接受。”

叶正寒表面上是云淡风轻的,但其实那些里边可开心了,他心想苏回终于同意自己留在宫里面,这只是第1次,有第1次就会有第2次。

其实现在苏回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因为始终是对叶正寒有一点点不信任,或者说不确定他对自己的那种感觉。

之前的时候苏回是从来不会相信一见钟情或者什么之类的。也从来不觉得时间短就建立的爱情是靠谱的。所以自己对于爱情从来都是一种非常戒备的心态。

“我吃饱了。”

苏回吃完饭之后就把碗筷放到桌子上,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今天晚上确实吃了不少,而且有青菜也有肉,所以营养补充的算是很全面。

“我也吃饱了。”

要按说皇帝一般夹任何一种菜不能夹超过三口,但是因为今天是关起门来吃饭,没有人在旁边注意,所以也算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可以多吃一点哦。

“之前的饭菜你都只吃两三口,为什么今天吃了这么多?”

苏回不了解,这件事情自然是会问了。

平常和叶正寒还在一起吃饭他还纳闷的,明明这么好吃的饭菜,他却每个都只加两三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平常吃饭的时候是旁人在旁边站着的,一道菜就算再好吃也不能加超过三口,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其实叶正寒说的是比较概括的那种,不过苏回仔细理解一下便懂得了,因为宫里每日的人那么多,肯定会有人想加害皇帝呀。更有甚至会从饭菜里面下手。

“好了,我懂了,不过今日你怎么穿着便装过来了?”

平常来的时候都是大摇大把的,可是今日却只穿了一身便服,而且身边也没有跟着太监。

“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怕我大摇大摆走过了被他们知道了之后把你当做竞争对手呗。”

其实苏回听到这话还是挺开心的,毕竟现在看来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为自己考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