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嘛(1 / 1)

医生还说这句话之后,苏回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有钱人当然会觉得钱不值钱了,但是那些贫苦的老百姓认为钱就是命根子,没有钱确实是生活不下去的。

所以通过这两天苏回对叶正寒的印象又更加深了一点,知道他不只是在自己享受同时也会关心百姓们的疾苦生活,也会因为他们的事情而东奔西走,这才是一个明智的皇帝应该做的事情。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受教了。这两天和你在宫外让我真的有了很多新的发现,而且也收获了很多,成熟了很多。”

苏回当然不是贸然说出来这几句话,而是经过深思的,虽然每天白天嘻嘻哈哈,但是晚上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会进行思考的。这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了。

因为之前的时候,每天在学校晚上的时候,总会把白天学过的知识全部都在脑海中过一遍,这也就是为什么苏回学习成绩非常优异的原因。

“看来你对我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呢,我感觉还是挺开心的,不像之前在你脑海中的那种刻板形象就可以了,毕竟我也没有那么刻板对吧?”

叶正寒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有说有笑的,其实他也知道苏回是一个表面上嘻嘻哈哈,但其实那些什么事情都非常明白的人。所以有的时候也不愿意把话说的那么正经,因为他知道苏回自己会思考。

“对呀,你没有那么刻板,比我传统印象中的皇帝好的太多了。希望你回到宫中也能继续保持吧,毕竟到时候又不是只有咱们两个人了。”

苏回要回宫里还是有一点忐忑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备,去适应宫中那种勾心斗角,你来我往的生活。

可是现在没有办法呀,已经把他推到这个风口浪尖上了,就必须要回去了,况且能不能安全的回去,不被别人发现了还得再说呢。

“看来你这是在给我机会啊,你放心吧,我这个人是表里如一的,所以肯定也会一如既往的对你好。不过回过之后,你可不能再像之前一样那么拒绝我,或者给我甩脸色。”

从叶正寒的这句话里面似乎听的出来,她其实害怕自己了,准确的说是因为在乎自己,所以害怕自己和他生气,闹脾气,不知道为什么,苏回还是有一点点开心的。

其实苏回也是头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和一个男性近距离的接触,他觉得还不错,只是内心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放心吧,放心吧,不会的,在宫中你是皇帝呀,我怎么可能不给你好脸色看了,如果真的不给你好脸色看的话,那也是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时候,在外面我是绝对会给足你面子的。”

男人嘛,面子最重要,不管这个男的是什么性格,总是爱面子的,在外人面前当然留给自己足够的面子,回到家里无论怎么闹都可以。

“好啦,不说了,我去看看他们都收拾好没有,收拾好的话咱们就可以启程回宫去了。”

然后苏回就率先出门去了,跑到环儿萱儿的房间,去看看他们到底收拾好没有,然后又跑到了张耳张博的房间确认,大家都收拾好之后,他们也打算启程出发了。

“行,那咱们就启程吧,在宫外呆了这么多天,身心也得到放松了,回宫之后应该以全新的面貌迎接崭新的生活了,走吧。”

这算是对宫外生活的告别和对宫内生活的一点点期待吗?也许是吧。可能当你的生活抱有一丝希望一点期待的时候,生活也会同样给你甜头唱唱。

“小姐,路上马车可能会有些颠簸,如果您实在不舒服的话就和我们说一声,我们可以在半路上休息一下的。”

“行,我知道了没事的,来回都好几趟了,我肯定也没有什么问题的,你们就不要担心我了,咱们出发吧。”

就这样一行人踏上了回宫的路,结束了几天的宫外生活,一路上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不知道是该难受呢还是该开心呢。

总之苏回也一直拉开了车窗的帘子,带看窗外美丽的风景。

这条山路是因为这次出宫才得以见,不过每每从那经过的时候都会领略到大自然的腐朽神奇。既然心情也会愉悦舒畅很多。

“怎么了?难道对着外面的景色有很多的迷恋吗?还是说。”

“没有,我就是觉得这风景挺美的,看好几遍都看不够,况且也是第1遍走向把这些景色留在我的脑海里。”

其实苏回也是一个热爱生活,喜欢观察生活的人。

没事的时候他就会坐在院子里面看看花看看草,观察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拿画板记录下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或者是有趣的事情。

因为他害怕脑子里要装的东西太多了,记不住,所以就分担一些,分担到画本上。

闲得无聊的时候还可以翻一翻。这样就可以回忆起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对了,你听说过画画吗?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画画就是作画是吗?”

咱们现代人说美术书画画,但是他们古代人都是说这话听起来比较文雅一些。

“对,是这么说没错的,回宫之后,我想画画。”

其实苏回一直都有画画的习惯,经常是一周画几篇,或者是有时候心情好了每天一剂,但是来到这之后已经半个月没有碰过画本了,所以心里边也会有一些痒痒的。

“好啊,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把你看到的领略到了全部都画下来,让我也欣赏欣赏。”

皇帝马能坐到这个位置,自然不止有文韬武略了,这个皇帝的其中一项个人技就是画画。而且数得上是最好的了。

仿佛就是上天故意安排让他们两个见面吧,两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碰在一起当然也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了,总是令人期待。

虽说一路上马车很颠簸,但是苏回忙于欣赏路边优美的景色,也没有体会到其中的艰辛。

叶正寒什么也不做,只是在静静的看着苏回,因为他觉得从这个女生身上他能吸收不少的东西。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