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1 / 1)

虽然他知道环儿和萱儿也是为了他考虑,但现在实际情况是他根本就不能说出去,因为他知道说出去了两个小丫头也不会信的,所以根本没有打算告诉他们。

“还是不要了,我们家里离这很远,来回就得好几天,况且我们三个女生也不安全。没事的,我会适应的。”

“小姐没事的,难受的时候有我们陪着您的,我们刚进宫里的时候也是非常难受的,可是也也许是因为呆的时间长了吧,就习惯了。”

“小姐,我们去玩游戏啊,您不是之前在宫里教过我们很多好玩的东西吗?反正现在我们在这里也是闲的,没事做要不要你教我们玩游戏?”

“也行啊,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那我就再教你们一个新的游戏吧。这个游戏也是特别简单的,而且你们肯定都没有听过。”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皇帝已经到达了宫中。既然是秘密出宫,当然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了,虽然太后也不知道皇帝这到底去哪儿了。

不过虽然皇帝不在,大臣们和后宫们还是安然无恙,没有惹出什么乱子来。到了宫门口之后,三个人便穿着便服就进去了。

就连皇帝的贴身老太监也不知道皇帝去哪儿了。其实这都源于皇帝弄的一个计谋。而且也说这几天好放松一下,这几天不用上朝,希望好好的休息一下。

按常理的话,老太监是一定要跟着皇帝走的,就是无论皇帝走到哪儿了,他讲也都是要去。可这两天皇帝给他放了一个假,就让他回家去探亲几天,所以自然也没有人过问他的行踪了。

皇帝到了宫中之后,首先就是去批奏折,看最近的呈上来的奏折里面有没有讲到关于南方发大水的事情。果不其然,好多大臣都在这里提到了这件事情。也在奏折这里面说明了银子的分配情况还要走向。

看到这些奏折更加的生气了,因为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有些颜色甚至都没有落到百姓的手中,而是直接给了官府贪污。

“张耳张博,你们去把江南地区的大臣们全部给我请过来。”

“现在吗?皇上,现在大臣们可能都在宫中休息。”

“就是现在,哪还有什么休息不休息的,江南的百姓们都生活成那个样子,他们也还好意思在宫中休息。”

“是,属下这就去。”

于是两个人便去官府的家中传达了圣旨。那些大臣们听到这些事情,脸上都变得非常的苍白,马上换上官服之后就去拜见皇帝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是不会在下午的时候让她们进宫求见。

“你说皇帝这隔好几天之后又在下午让我们进宫求见是有什么事情啊?”

“八成是关于南方发大水的事情吧。除了别的事情,好像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一样,这心里面慌慌的。”

“行了,咱们几个就不要在那瞎猜了,等见到皇帝之后再说吧,随机应变。”

从这几个人的语气里就可以听得出来,几个人简直就是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如果被皇帝知道了,自己亲信的大臣们是这个样子,八成都要被气死了。

“参见皇上。”

“起来吧。”

“不知皇帝今日下午召见我们有何大事。”

“朕就是想问问你们,关于江南地区发大水的治理情况治理的怎么样了?百姓们的生活有没有改善?”

“回皇上的话,自从上次皇上安排下去之后。老臣已经给底下的官吏们都吩咐过了,而且银子也特别说明是用来百姓的灾后重建。所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一切都进展的非常的顺利。不出意外的话,几个月之后应该就可以恢复往常的那种画面了。”

“我听李大臣的意思是这灾后重建工作搞得非常好,百姓们也在逐渐步入正轨是吗?”皇帝的语气有一些质疑,因为他自己亲眼看过真实的画面。

“是的。”

这几个大神回答的时候有一些有气无力的,毕竟心里有鬼的人怎么可能非常有底气的,肯定这件事情了。

“可是前几天朕听有些人说,江南地区的百姓民不聊生的。还说官府的银子根本就没有落到百姓的手里,有些百姓甚至都在街头乞讨,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这几句话的时候,几位大臣的脸色刹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所以朕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江南地区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如实的告诉我,还有那些银子的去向。”

“皇上,您可千万不能听那些小人的谗言呀。”

“谗言?什么是谗言?难不成你要自己亲自去看一看才相信这所说的话吗?如果你们心里没有鬼的话,为什么一个个脸色都变了?快如实告诉朕江南地区的情况,否则不怪朕不给你们面子。”

而后的一个小时之内,每个人都老实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还有具体那些影子的走向。

果然是没有落到百姓的手里,而是交给底下的那些官吏,可是官吏们又分赃了这些财产,所以底下的百姓们才会民不聊生。

“朕这么相信你们,把这么多银子都交给你们,让你们好好分配,可你们是怎么对待朕的?看到底下百姓的那些名不聊生的时候,朕真的心痛死了,没有想到你们还在贪图享受。”

“臣万死,臣罪该万死,请皇上责罚。”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说再多也都没有用了,于是皇帝就把这几个人的官都降了一级,而且克扣了每月的俸禄。

这种惩罚算是轻的。可是皇帝也不能给过重的惩罚,因为毕竟要看在他们家的祖祖辈辈都在为国家做贡献的份上。

“今日这惩罚已经是朕所能做到最大限度的让步,如果今后再做出类似的事情来的话,满门抄斩。朕这个人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说到做到。”

“谢谢皇上的宽容,谢谢皇帝。”

他们走了之后,皇帝心中也有个计划,就是要招一批贤能的人。因为皇帝知道仅仅依靠这一批人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