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1 / 1)

“我发现咱俩是真的不一样,你吃完饭觉得撑,会站起来走走,但是我就不一样,我每次吃完饭之后觉得很长,但是就又很累,所以就只能坐着。”

“这样对身体不好啊,尤其是对肚子,你吃完饭之后做了那个腹部上的肉都堆积了,所以必须得起来走走。”

“照你这么说我还必须得起来走了,万一以后胖的没个样子怎么了?尤其是肚子,我可最不希望肚子胖。”

伊嫔喝了几天李太医一开的药之后发现果然管用多了,真的是不出4天,风寒就全部好了,而且精神状态也比之前更好了。

“翠儿,你看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是不是都比之前好多了?感觉走起路来都神清气爽了。”

“对啊,娘娘自从您好了之后,您的精神状态可是好的太多了,从外面看感觉您步履也轻盈了许多呢。”

“看来这里他一开的药果然管用,以后还就得去他那拿药,感觉太医院其他人也都没有李太医太厉害。”

“那当然了,娘娘听说李太医进太医院的时候,可是所有人中的第1名的,自然厉害了。”

“这几日因为生病一直没有出宫,搞得我都快闷死了,一会儿出去走走转转吧。去别的屋里看看其他娘娘都在做什么呢?”

“好啊,娘娘,你要是想去,奴婢现在就可以陪着你去。”

然后伊嫔就带着翠儿去后宫里其他的妃子的宫殿转转了。不经意间就路过苏回的宫里,本来伊嫔是没有注意到,于是便走了过去好,可是后来又退了回来。

“瞧这宫是不是苏回到宫里呀?”

“对啊,娘娘。”

“那咱们进去瞧瞧吧。”

“千万不能去啊,娘娘,听说他得风寒了,所以咱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他们宫殿的门都紧锁着,万一把你给传染了怎么办呀?你才刚好。”

“哦,他也得风寒了,这消息是真的假的呀?怎么会这么巧呢?”伊嫔当然会起疑心,毕竟他们两个同时得风寒的概率简直是太小了。况且又偏偏遇上皇上出宫微服私访的时候,简直有一些不可思议。

“据说是真的都好几天,宫门也从未打开过,里面的人也从来没有出去过,因为宫里的人都听说她得了风寒,所以也没有人敢从他的门前经过,生怕被传染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进去看看了。虽说也没什么交情,不过也倒想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娘娘咱们还是别进去了,您刚好再传染了,又该难受了,所以还是别进去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咱们派几个宫女太监去她宫门打听一下就行了,您自己就别亲自进去了。”

“行,你说的这倒也是个方法,那咱们就往前面瞧瞧吧。”

伊嫔倒也没有怕说经过她的宫门口晦气或者怎么样,因为他也是从这个时期过来的,当然也会明白那种感受。

“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怎的,这好几天不出宫门之后发现在外边都比之前敞亮了许多,就连天好像也比之前难了,这花开得都更旺盛了呢。”

“兴许是您真的长时间没出来了,这几日您虽然没有出宫,可是各宫的娘娘们也都每天出来转悠转悠呢。也是因为这宫里的花开得特别好,所以宫各宫的娘娘们都出来赏花了。”

“看来这美好的风光早就已经被他们给领略了,我还是后来的。”

后来伊嫔就带着丫鬟们在宫里边儿溜达,时不时的去这看看花,看看草或者去那个宫里,看看湖水什么的,总之心里边是很惬意的。毕竟身体好了,精神状态就跟着不一样了。

“最近怎么没听说惠妃闹出来什么动静啊?这倒是有点不像她了呢。”

“有啊娘娘,只不过咱没听说,但是别人说惠妃最近一直往太后的宫里面跑呢,而且每次去都带着自己亲手做的糕点。好像有点献殷勤的样子。”

“哎,都这么多年了,早都已经习惯他这些手段,变着发的不就是去讨好皇上,要么就是去讨好太后。可这后宫里的人呀,还没有人敢和他作对,毕竟他家大业大,而且皇上也比较宠人家,自然也是没有办法的。”

“对啊,而且还听小太监们说,太后想让皇上立惠妃为皇后呢,可是也被皇上给推脱了,皇上说自己心里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便给耽搁了。”

“在宫里时间这么长,皇上的脾气秉性我都已经习惯了,他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人可以逼他的,别说太好就连太太后也拿他没有办法。”

皇上的脾气在整个宫里都出了名的,自然没有人敢去招惹皇上,又没有人敢逼迫她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娘娘您要不要找个时间也去太后宫里请安一下?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过去了。”

“我呀,我去不去无所谓啊,况且他们估计也知道我之前得风寒了,自然是不想让我去的,也是怕传染的,所以我倒不必去了,就装作病还没有好的样子,也可以清静清静。每次去太后宫里我都特别的紧张,生怕自己说错话了,毕竟太后本来就不喜欢我。”

其实有时候后宫的妃子们处的地位也挺尴尬的,明明想去那凑热闹,可是又怕别人不喜欢他们,也挺卑微的。

“娘娘,你要是像惠妃娘娘那么爱表现自己的话,估计太后也会喜欢您的,毕竟惠妃娘娘嘴那么甜,又爱去献殷勤。想不喜欢他都难了。”

“你是我从进宫就带过来的丫鬟,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秉性的,我是不愿意做那种向别人讨好别人的事情。做这种事情我自己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更何况别人。”

“我当然了解你了,我是您的陪嫁丫鬟,自打进宫了就跟着进来的。只是努力也是为娘娘好呀。自然是不像后宫里有人可以欺负娘娘了。”

“现在,谁也都是一样的意境,还没有一个主持大局的人出现的,也没有什么人敢欺负我的,我自然也会小心一点。这是最近突然有些想我母后了。”

伊嫔进宫也好几年了,这几年间只有两次回过自己家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