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1 / 1)

两个人在院子里面真的是无话不谈,刚开始是开玩笑,后来又聊人生聊别的,总之好像聊的还挺投机的,虽然有时候也会打打闹闹的,不过看起来是一派和谐的景象。

“你看大人和小姐在外面聊天聊的多热闹呀,看上去就十分的美好呢。”

“对呀,我也觉得他们两个脾气秉性都还挺合得来的,虽然小姐才刚进宫吧,不过感觉和皇上相处的还是特别特别好的。你们觉得呢?”

“对呀,我也有同感,他们两个人就好像是一见如故的那种感觉,可是两个人之间又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去适应彼此,这才几天感觉就已经非常熟悉了。”

“看来两个人还是有缘呗,要不然能怎么怎么能走到一起呢?”

真的从外人看来,这幅画面真的是十分的美好,两个人相处也十分和谐,总之就是不别扭。

“行了行了,咱们就别在这说别的了,赶紧做饭吧,一会小姐又都闹着饿了呢。”

“我觉得咱们的小姐简直是太好了,自从见到他的宫里之后,感觉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没有那么多不舒服的事情,最关键的是小姐很亲切,让我觉得和她之间没有距离感。”

“对呀,你们说的我都羡慕你们了呢,感觉真的是千年不遇的一个特别好的主子,你们刚刚他也算是有福气了,不用受那些罪了。”

如果后宫的丫鬟们都知道苏回是这个脾气的话,估计有很多人想到她的宫里来,因为他真的算是脾气比较好的,而且真的是把丫鬟们也当做自己家人一般,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他们发火,也不会去指使他们干任何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两个丫鬟们也死心塌地跟着他的原因,况且即使有些事情他不嘱咐,丫鬟们也会主动去做,因为喜欢她,所以为她做什么事情都是愿意的。

苏回怕在院子里坐的时间长了,之后他又站起来了,因为感觉坐着太累了,所以想站起来在院子里面走走,又突然想起来了跳皮筋儿。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你有没有听说过跳皮筋儿啊?就说小时候玩儿的东西。”

“调皮筋儿竟然没有听过,我小时候可没有玩过这些东西,可能是你们那才有的吧。”

“那我教你啊,反正咱们两个现在也没有事情做,我教你吧,这个可简单了,不过你要跟着跳。”

“行啊,就是看我能不能学的会,毕竟我学的东西算是比较慢的。”

于是苏回就从房间里面找出来了一根绳子,虽然没有什么弹性,但是凑合也还能用。

“对啊,我想起来这调皮的孩子有两个人撑着呢,要不然就只有咱们两个人没法玩儿呀。”

“那要不然叫环儿和萱儿出来或者叫张博张耳出来。”

“还是不要了,他们还在厨房里做饭呢,我有办法,那咱们就把这个省栓到树上去吧。”

真的是太巧合了,院子里面正好有两根相距的不近不远的树木,这个距离也正好,于是苏回就把绳子拴到了树上,调了一个比较低的高度。

“那现在我就开始教你了,这绳子不是站两边吗?咱们两个可以站到同一侧,也可以见到不同侧。这个价位是比较简单的,接下来就是跳的问题了。你看我怎么挑,然后你就跟着学。”

于是苏回就开始了跳皮筋,就虽然也是小时候玩的,不过印象还是特别的深刻。

“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边跳嘴里边还嘟囔着一堆,这都是小时候他跳皮筋的歌了。叶正寒也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虽然她不懂苏回这里都弄的是什么,可是看他跳的步伐还是比较清快比较有意思的。

“学会了吗?其实接下来的每一节都是重复这个动作而已,只不过结尾有一些不一样。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虽然你嘴里嘟囔的什么我没有太听明白,不过感觉你跳的还是挺清醒的,但是我可能不会。”

“你就看着多看几遍,你就会了,跟着学,很快的,这个非常简单的,小时候经常玩。”

于是叶正寒就在旁边看的份儿了,苏回一个人倒是跳的很开心了,院子里面都是她的笑声,当然也会吸引厨房正在做饭的人看了。

“你们看小姐在跳什么呀?之前还从来没有见过呢,感觉很好玩的样子。”

先是环儿去看的,然后萱儿也去了,到最后张耳张博也去了。

“小姐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我们没有见过的玩意儿,不过听他笑的这么开心,就知道肯定很好玩了。你看大人在旁边傻傻的站着呢。”

看到这幅鲜明的对比,是个人也都笑了,不过又不敢笑得太大声,万一被大人给知道的话,估计又要挨吵了。

“行了行了,咱们可别凑热闹了,玩一会儿笑的声音大了,大人听到之后又该说我们了呢,我们还是赶紧做饭去吧。”

“感觉好好玩的样子啊,一会儿做完饭之后,我也想让小姐教我这个怎么跳,肯定特别有意思。”

“我也是,我也是看来咱们俩想到一块去了。我还想起来上次小姐刚进来的时候叫咱们那个豆沙包也特别好玩呢。”

“看来你们跟着小姐确实学会了不少的东西。”

“那当然了,小姐总是告诉我们一些稀奇古怪别人不知道的玩意,他还说这些东西除了他后宫没有一个人知道呢。”

“行了,你别光看呀,你跳一跳把,我跳的都累了,你快赶紧学一下。”

“我可不学,万一跳不好多丢人呀,况且丫鬟们也都在这边呢,他们该嘲笑我。”

“谁嘲笑你啊?为什么要那么有距离感的明明都是一家人吗?快跳一跳吧,真的很好玩的。”苏回一直在怂恿着叶正寒去跳,也是想看叶正寒出丑了,想给自己寻点乐子,所以才一直怂恿他。

“我不跳,你想看我跳是不是想看我的笑话,我才不会让你诡计得逞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呀,本身就很好玩呀,我为什么要笑你呀?看来你还是对自己不自信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