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展(1 / 1)

“是的娘娘,李太医已经拿过了,刚刚来的时候您都睡着了,所以也不敢打扰你,不过他一开了药,说这样一天三次给您服用4天之后就会好的。”

“可是这药闻起来好苦呀,我一点都不想吃。”

“娘娘良药苦口利于病呀,这不吃的话你的身体怎么能受得了呢?刚刚李太医来看你,脸上就一直在出汗,而且面色煞白的可把奴婢们给吓了一跳。”

“哎,这有什么好吓人的呀,可能也就是太难受了,所以才会表现出这个症状。好吧,虽然这样很苦,但是还是喝了吧。”

于是伊嫔就一口一口的把那些煎的中药给喝了下去,中药怎么能不苦呢?可是为了自己的身体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好了娘娘您躺下休息吧,顺便也换一身衣服把,您这衣服都已经被汗给浸透了,奴婢们去给你洗一洗。”

“换衣服就算了吧,我现在浑身没有力气,不想换衣服,也不用麻烦你们了,等我睡一觉起来再换吧,现在身上还有汗。”

“行,那你就在屋里面安安稳稳的睡了,奴婢们就先出去了。”

喝过药之后,伊嫔只是觉得头脑有些不清醒,然后便睡过去了,其实也是要发挥作用而已。丫鬟们都在外面忙自己的事情,打扫打扫院子,然后洗洗衣服什么的。

因为伊嫔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丫鬟们索性让厨房给配了一些比较清淡的菜,这样也比较容易吃得下去,况且生病期间不适合吃那些油腻的东西,要不然消化不好。

转眼间到了下午,后宫里面皇上微服私访的消息已经全部都传遍了,估计各个妃子心中或多或少都会埋怨一些皇帝吧,埋怨他走之前不说一声,然后就这么突然的消失了。不过也有一些妃子内心会觉得非常的庆幸,毕竟皇上不在,他可能会稍微自在一些。

总之这后宫的妃子们也不全都是忠心于皇帝的,有的人心怀鬼胎。

“今天好开心呀,本来以为今天是会非常无聊,然后又很累的一天,但是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啊,今天竟然逛了这么长时间。”

“那当然了,跟我在一块怎么会委屈你呢?”

“你可别说好听话了,就会说一些好听话,然后讨女生们的欢心,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可不是会因为你说一两句话就开心的活蹦乱跳的那种女人。”

“我也没这么说你呀,你可千万别对号入座。行了,咱们回家去吧,天色也不早了,还是回家看看吧。”

其实叶正寒的心里还是有一些介意的,因为怕有贼人进入家里面。

“走吧走吧,正好也累了,况且我们还是回家吃饭吧,感觉外面的饭都吃腻了,也不是很好吃,还是家里边比较有那种味道。”

“这可不像你呀。”

“怎么就不想我了?你可别跟我抬杠。”

“抬杠?抬杠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一些听不懂。”

“抬杠就是顶嘴狡辩的意思,这个懂了吗?”

“虽然我很不理解你说的那个同一个时空不同的时空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你说话还是要让我能听懂一些,要不然以后咱们怎么交流。”

“我说的是人话,难道你听不懂吗?你这人真是搞笑。如果以后让你听不懂的词,你问我就是啊,这样也能告诉你很多,你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这样不好吗?”

“好好好,你有理我可真是说不过你。”

其实这几天不单单是苏回一个人开心而已,环儿萱儿也很开心,张耳和张博也很开心,大人也很开心。

可能有好几个原因吧,因为他们也都是第1次来这个地方,而且相处的也就比较好,处的环境比较好,所以自然就开心了,最重要的是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事情,所以每天也都是乐乐呵呵的。

到了家里,张耳和张博负责烧柴火,环儿和萱儿负责切菜,然后做饭,这么看上去的话真的有一种田园生活的感觉呀。

“要不要喝点茶呀?”

“喝茶不是提神醒脑的吗?现在喝茶晚上估计就睡不着了。”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平常有一点品茶的爱好而已,所以想让你也跟着我一起尝尝,不过你应该晚上可以睡觉了,毕竟早上那么累都没睡着,今天也逛了一天街,晚上肯定会很早就睡觉了。”

“好吧,那我就陪你品品尝吧,其实我不会品茶,也分出来什么是好茶坏茶。”

“多评评不就知道了,我是因为对茶有爱好,比较爱钻研这方面,所以才慢慢的懂得的,这不都是需要一点一点的积累的嘛。”

于是叶正寒从自己的包裹里面拿出来好茶,又拿了两个茶杯,让两个丫鬟们做了一壶水沏了过来。

“这个茶叶可是我从宫中带的上好的茶叶。一会儿给你品一下,你尝一尝。”

“难道不是把茶倒到杯子里,然后再倒上水不就可以喝了吗?还有别的讲究吗?”

“当然有着其他的第1遍是不能喝的,因为会有很多白沫给去掉,得来回好几次,你才可以品到一杯茶呢。这样才能品尝到正宗的茶的味道。”

“好麻烦,要喝个茶,还要来回折腾那么长时间,你也不嫌浪费时间吗?平常那么忙你哪有时间去品尝?”

“当然有时间了,平常再忙我也是需要休息的,休息的时间就会泡了一壶好茶,品品茶也会感觉非常的惬意。况且你不都说了吗?茶是提神醒脑了,喝完茶之后我就更加有精力去工作了呀。”

“对哦。你去沏茶吧,让我也看一看,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见过呢。”

于是苏回就在旁边看着叶正寒沏茶呢,样子十分的认真,十分的专注,最重要的是十分的专业。

“你在看上去还是很专业的样子。”

“那当然了,喝茶这么长时间了当然会比较专业呀,我可不像你要吃个门外汉。”

“你看你,说就说又把我给扯进去了,又趁机贬低我一把,你这人可真是的。”

“开开玩笑而已了,整天乐呵呵的也挺好的。你不来之前我每天可都是愁眉不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