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1 / 1)

“火眼金睛就是看人比较准的意思,不只是看人看别的东西都非常准确。以后你要慢慢的习惯,我会和你说一些比较奇怪的,你听不懂的话。”

“为什么呢?那我们就不可以正常流畅的交流吗?”

“当然可以了,不过你要知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那说过那件事情了吗?我们是处于不同时空的人,所以你要习惯呀。”

“哦,对,想起来了,你之前确实和我说过,不过我当时不太相信,虽然现在也不怎么相信,不过比之前更加信了一点点。”

“以后你就会慢慢的相信这一点的。不过这次你回宫去,他们没有人问我的情况吗?”

“问你的情况,问你的什么情况?关于什么的呀?”

“因为我这几天毕竟不是不在宫里了吗?所以我就比较好奇有没有人问,说我去哪呀之类的,为什么不在宫里的话。”

“这个?这个倒是没有,他们都说因为你是得了风寒,所以一直呆在宫里面不出去,风寒是会传染的,虽然肯定没有人愿意去你的宫里面了。”

“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当时我出去的时候,我是告诉他们说我回家探亲了,不过这个想法比我的想法好。”

“反正不让他们发现就行了,如果让他们发现你和我一起出宫去的话,那岂不是就要惹大乱子了,你估计又会被后宫的那些妃子们给针对了。”

“这你怎么知道?你真的是非常的明智,这算是我看过的所有电视剧里面最明智的君主了。感觉电视里边那些君主装的,不知道后宫的险恶一样。”

“你又在说什么稀奇古怪的话,我当然是最明智的君主,而且我肯定知道后宫里面有很多的明争暗斗啊,不毕竟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爱的人也同样去爱着别人的。”

“这话听起来很绕口,但是我觉得应该能听懂,而且应该就是我想表达的那个意思。”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时空里的苏回的爸爸妈妈其实也非常的着急,因为他当时就正在看着电视吃着西瓜,然后人就突然消失了。

但是如果没有想到的是,他以为自己是凭空的消失,可是走了之后发现桌子上有一封,留给他爸妈的鞋子,就是他需要突然的出差,然后还是密闭式的训练,所以会走一个月之久。

他爸妈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简直是喜极而泣,因为他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出去工作了,所以突然有一个可以让他出去的机会,二老还是非常的,开心的,而且他们两个人还可以度过二人时光。

“这孩子突然就去秘密训练一个月,走之前也不知道打个电话,不过开心的是他终于出去工作了。”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很开心,毕竟它已经待在家里好多天了,因为种种的原因。看来这次咱们俩可以有很多的二人世界了。”

“你这老不正经的都多大岁数了,还开这玩笑,要是让孩子听见了肯定都难受死了。”

“这不是他不在吗?况且老婆永远是排在第1位的孩子才是第2位的,毕竟你才是那个能陪我走过一生的人呀。”苏爸虽然人到中年了,不过还是非常的会说话的甜言蜜语的,搞的苏妈特别的开心。嘴上说她不正经,可是脸上却都笑开了花。

“行了行了,别开玩笑,咱们俩还是把这一堆烂摊子给收拾一下吧,说出差走就走了,桌子也不知道擦一下。看来这孩子还是被咱们俩给宠的太坏了。”

“咱的孩子是因为家里边第1个,也是最后一个作业,肯定得给他全部的爱呀,不过这孩子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不懂事,你觉得呢?”

“对呀,这点倒是我比较欣慰的,咱们孩子虽然说有时候比较活泼开朗一点,但是真的是挺懂事的,对人各方面的礼貌呀之类的,也都挺到位的。况且性格也非常好。”

“对啊,你说在各方面感觉都不差,怎么就找不到一个男朋友呢?说来也真的是替她着急啊,像他这个年龄段,他们的同学都早就已经有孩子了。”

“这事我之前也着急啊,不过现在都看开了,反正咱们急也急不得,咱们在这儿上了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人家可是一点都不着急。反而悠哉悠哉的享受一个人的单身时光。”

“这孩子的性格也不知道谁谁都这么佛系,不爱去争不爱去抢的,就像自己处在一个世外桃源一样,把自己保护的真好。”

“其实之前的时候我真觉得咱孩子不能太佛系,可是最近几年发现佛系的孩子都已经很难找了,毕竟他们都那么急功近利,咱这孩子好像还成个宝了。”

其实爸爸妈妈虽然有时候会在背后说孩子的坏话,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可是最后归结起来还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比较好。就是那种自己家里边无论怎么说你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让别人说一句谎话。

苏回不知道另一个时空里的爸妈一点也不着急找自己,而另一个时空里的爸妈也不知道苏回已经穿越到了古代,而且过得还非常的不错。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呀?我感觉吃过饭之后有点困了,突然想睡觉了。”

“我发现你是一坐车就想睡觉,如果实在困的话,就靠在我肩上睡一会儿吧,估计还有个半个时辰的距离呢。”

“半个时辰啊,那我不睡了,那我还能坚持的住的。果然是春困秋乏夏打盹,春天就是太容易犯困了。”

“行了就别给自己找借口了,困就困了,困了就可以靠在我肩上睡一会儿。这坐车时会有一点累的。”

“对吧,我就发现了,坐车真的是挺熬人的,都说舟车劳顿,现在才彻底的体会到这个成语的含义。”

“这个舟车劳顿的倒是不错,看来你现在这词汇量明显比刚到宫的那会增加了许多。”

“那当然了,人总是要慢慢进步的,如果不进步的话相当于退步了。你把我想的也太肤浅了,我可不是那种只会针线活的女生。”

“你还会针线活啊?这一个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