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 / 1)

第九章

苏回:“……”这波帮她拉仇恨的操作可还行?

“倒是没想到,妹妹能有这等本事,前脚刚进冷宫,后脚就出来了。”惠妃优雅的擦擦嘴,言语讽刺,句句带刺。

表面却还是一副温柔得体的笑,她长的温雅,有种江南女子独特的韵味,说起话来温声细语。

“姐姐谬赞了,”苏回听出她话里的妒意,轻笑了声,“臣妾进宫没多久,很多事情还不太了解,可能皇上偏喜欢臣妾这款吧。”

她将偏字咬的极重,明明嚣张的要命,但说出来就是让人挑不出错,惠妃想发怒都找不到理由。

什么叫刚进宫,偏喜欢?

这话不就是在嘲笑她进宫这么久,还不如她一个刚进宫的贵人,皇上怎么也不会喜欢上她这款吗?

字里行间都是炫耀!

该死的!

惠妃揪着手帕的手收紧几分,面容有一瞬间的狰狞,随后又强制性冷静下来,“那妹妹可要守住了,后宫姐妹多,指不定哪天皇上就喜欢另一款了,妹妹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啊,谢姐姐关心,皇上喜欢谁臣妾管不着,天子的想法岂容他人随意猜测?姐姐说话可要仔细着,不要没了家族名声。”苏回笑眯眯的回怼,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单纯,不染一丝世俗。

身旁的伊嫔见状,愤愤出声道,“仗着皇上的宠爱,连尊卑都不顾了是吗?敢这么跟惠妃娘娘说话,真是反了天了!苏贵人,若记得没错,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官之女,而惠妃娘娘的父亲是当今丞相,哪是你这种小门小第可以比较的!”

她十分不喜欢苏回这种耀武扬威的做法,全然忘了这件事打从一开始,就是惠妃挑起的。

苏回不介意的挑眉,“这里是皇宫,伊嫔娘娘可要记清楚,这是皇上的地盘,再者说是臣妾说过什么过分的话了吗?若人人都像娘娘这么敏感,惠妃娘娘方才提及臣妾进冷宫的事,臣妾是否应该拿被人陷害这事出来说道?”

她冷着声音,说出来的话犀利睿智,堵的两人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时御花园里,两人均在场,就连是谁推的苏回,两人都一清二楚。

这会被人直接了当的说出来,皆心虚的不敢抬头。

一干嫔妃们均瘪着嘴,想开口又怕被怼,只得憋在心里。

使臣们挨个上前展示贡品,均是些名贵的首饰珠宝,倒没什么多余看头。

直到宴会结束,使臣们除了记住苏回的容貌外,就再也记不得其他的了。

苏回随着众人离开,脚刚踏出殿门口,一位公公便恭敬的过来,猫着腰道,“苏贵人请留步,皇上召见。”

他认识苏回,当初被打进冷宫时,皇上没看清对方的样貌,他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只是没想到不过一天,对方就翻了身。

众妃嫔们闻言,又是一阵不服气,气的呼哧呼哧的,差点没当场活剥了她。

苏回挑挑眉,将腿收回来,“有劳公公了。”吃过晚饭之后,皇帝和太后也聊了一会儿天儿,觉得天色已经晚了,所以便起驾回宫了。

“皇上,今儿个您去哪位妃子那里休息?”

“今晚哪也不去了,就回宫里睡觉吧,今天太累了。”

“起驾回宫。”

然后轿子便往自己宫里的方向走,皇帝坐在轿子里也真是有一些累了。不过路过之前和苏回相遇的那个院子里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怀念的。

皇帝最近几天还觉得奇怪呢,不知怎的脑子里一直在重复和苏回相遇的那个画面,迟迟都挥之不去。

另一边是惠妃在宫里,还以为今天晚上皇帝会到她的宫里来休息呢,毕竟几乎每一周的这一天皇帝都会过来。所以早早就梳妆打扮,坐在床上等皇帝了。而且屋子里面还弄了皇帝很喜欢的香味。

“行了,都收拾好了,你们就出去吧,在外面等着。”

丫鬟们也知道,几乎每周的这一天皇帝都会过来,所以便在门口守着。

惠妃在房间里坐着可开心了。他在心里一直觉得皇帝今天会过来,所以早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性就是皇帝不来了。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惠妃觉得时间应该已经到了,可是皇帝还没有过来因为他确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娘娘是这个样子,奴婢下午听门口看门的太监说,今天有两个宫女一直在咱们宫外面乱转,好像还想进来,不过后来被拦住了。所以奴婢们觉得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就在宫里面呆着吧。”

“这宫女为什么要来咱们宫里啊?而且还想进来。是有什么目的吗?”

“所以呀,小的们也想到这一点了,应该是别的宫的娘娘派过来的,想来监视咱们的,可没想到没让他进城门,所以这大晚上的还是不要出去了,说不定外面还有人在盯着咱们呢。”

“你们说的我好害怕呀,之前这种深宫斗剧也只是在电视剧上看过,可没想到现在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门外面。”

“娘娘,奴婢们倒是不懂您说的电视剧是什么,不过这深宫之中,真的没有一个好心眼的人,所以当然要小心一些了,况且妃嫔们之间的争斗也是非常厉害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人栽赃陷害。”

“好吧,那今天就不出去了,只能在房间里呆着,不过以后,不会每天都这样子的。”

“这个奴婢们倒是不清楚,但是奴婢们知道的事就是一定要小心为妙。总有人趁奴婢们不注意的时候溜到你身边,所以你一定得小心一点。”

“行了我知道了,那宫里面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呀?现在觉得有一些无聊呢。”

“好玩儿的呐,娘娘你想玩什么呀?奴婢们可以陪你玩。”

“宫里面有没有什么跳皮筋踢毽子之类的活动或者工具?豆沙包也可以。”

“娘娘你在说什么呀?奴婢可真是一句也听不懂。”

“哎,算了算了,宫里面有废布料吗?还有沙子。”

“这倒是有,就在门外的台阶上。奴婢这就去给您拿过来。”

于是接下来的10分钟里苏回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做了一个豆沙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