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你什么感觉啊(1 / 2)

陈恒:“在二楼,我绑起来了。”

江宁看向沙发上脆弱的快缩成一团的孟依,拳头握紧,咽了下嗓子,直接往楼上走。

陈恒嘱咐白蕊:“看着她,我去楼上看看。”

白蕊应声。

江宁一步三台阶,火速上了二楼,进了房间,看见人被绑在那里,嘴上还贴了胶带。

而房间,一片狼藉,两个镁光灯片被打的稀碎,玻璃碴子碎了一地,铁椅子腿儿都被折弯,地上还有衣服的碎帛,分不清这是孟依的,还是眼前这男人的。

男人的脸上也都是伤,划的指甲印儿,胳膊脖子上大大小小的咬伤。

刚才孟依的脚上也都是伤。江宁似乎看到了,孟依是怎么把镁光灯朝他砸过去,拿凳子扔他,是怎么跟他搏命,怎么在这个房间歇斯底里的呐喊。

江宁心脏剧烈收缩。

她根本是拿命在反抗。

“没你想的那回事。”陈恒站在他旁边,语气冷静:“他当时把孟依绑起来了,正打算脱她衣服拍照片。”

陈恒说:“他色是圈子里出了名儿的,经常欺负一些小模特,然后拍一些她们的裸。照来进行二次交易和威胁。”

江宁冷眼走到他面前,拎起他的脸往上抡,男人的哀嚎声阵阵。

殴打中,男人嘴上的胶带掉了,先是求救见无人来又赶紧求饶。

江宁打的眼睛猩红,男人声音越来越弱,嘴角的血蔓延出来说:“我给你钱,你想要什么都行,别打了。”

江宁声音冰凉:“我要你抵命!”

孟依起初一直在一楼缩在自己的腿弯里,听到楼上男人的哀嚎声也无动于衷。但听到江宁的那句话,立刻回神过来,光着脚往楼上跑。

她看见江宁发狠的眼睛,已经把那人打的不省人事。

孟依跑去拦在他面前,小声说:“别打了,”

她红着眼睛,说:“别打了,江宁。”随后小手勾住他的食指和中指:“我们回家吧。”

江宁愣住了,看着满身伤痕的孟依,心里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孟依又重复了一遍:“江宁,你带我回家吧。”

他语气发颤,摸着她的脸,艰难的扯出一句话语:“好,我们回家。”

你带我回家吧,江宁。

好,孟孟,我们回家。

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陈恒了,江宁一路公主抱着孟依回到自己的别墅。

进门把她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又从卫生间拿出一个盆,烧了热水端在客厅,单膝跪在地上给孟依洗脚。

脚上没太深的伤口,但表皮损伤早已结了血痂,江宁吹了吹,轻声跟她说:“孟孟,忍着点疼。”

孟依看着江宁把毛巾一点点的蘸湿擦在她脚背上,那么细心,那么温柔。

江宁给她弄的时候,眼睛酸疼,一直忍着情绪,又怕弄痛她,他隐忍了许久,但控制不住,眼泪就这样顺着他眼睛流下来,此刻的他也顾不上丢人,他满脑子都是孟依被欺负的画面,他快疯了。

他商量着:“孟孟,我们以后不去拍了。”

保护一个人真的很难的,不是他没能力,是他不能保证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事后报仇有什么用?比起那些,他宁愿孟依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些伤害。

而现在的她却处于一种是非和黑暗之中,进了这行,盯上她的人太多了,就像今天一样,一个小小的意外,一次不在她身边的几小时,都足以让他疯掉。

“可...”孟依明白他的心情,脸上为难:“我姥姥为了我已经不摆摊了,我们...”

她难以启齿,她们的生活真的很艰难。

只有她这一点点微薄的收入支撑家庭,姥姥身体也逐渐不好,孟依总想多给姥姥买些保健品。

生活真的好难好难啊,比孟依想象中的难多了,谁愿意独立啊,还不是被生活所迫。孟依也想周末不用穿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站一天,也想和朋友们逛逛街,可她现在的圣湖,已经不允许这么做。

不止是她不要父母了,父母也不要她了,以前何湘南每个月都会给孟依好几千生活费的,现在一分钱也不打了,更不过问她在这边的生活怎么样,真的不是孟依在多想,是父母真的不要她了。

“我养你。”江宁抱着她,浑身有点抖:“我养你好不好?你早晚都要嫁给我,我们是一家人。”

他声音都在抖:“这个世上,已经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孟依在他怀里,真的有种想依靠江宁一辈子的感觉。

她点头。

就因为那句,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江宁高兴的点头。

孟依窝在他怀里,问:“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他神色淡定:“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孟依突然握住他的手,眼神带着担忧与害怕:“江宁,你别做傻事,我不希望你手上沾上脏东西,就算为了我也不可以。”

孟依太害怕他去做傻事了,江宁真的有那个能力也有那个脾气更有那个胆量去做傻事。

江宁笑了笑,看着她,给了一个她放心的答案:“不会。”

有她在,他永远都不会再去冲动的做一些无法衡量后果的事,因为还有孟依在等他。

孟依看着他的样子,轮廓硬朗,线条分明,不太双的双眼皮,桃花眼很泛滥,薄唇,有着令所有女生都心动的硬件。

她收回目光,咽了咽嗓子,思考...

“江宁,”孟依犹豫了好久,忍不住内心的疑问,努了努嘴,低头问:“要是我被那个了,你还要我吗?”

说完她屏息了几秒,有点害怕接下来的答案。

如果说,江宁不愿意要她,她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还是想知道答案。

江宁淡淡笑了下,眼神很淡然:“如果我被那个了,你还要我吗?”

孟依眼神变得很奇怪:“你是男生,力气又这么大,怎么可能会?”

一般来说,这种事件受害者都是女性吧。

“如果呢?”

孟依都没思考,当即点头:“我肯定要。”

只要江宁爱她,只要江宁不是对别人心动,不是变心了,不是出轨,她就可以接受。

江宁笑了:“真巧,我也是。”

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第一次。

两人相视一笑。

江宁去房间里找来了一件宽大的衬衫递给她:“换上,让我看看你身后的伤。”

说完江宁端着盆进了卫生间把刚刚的洗脚水倒掉。

江宁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孟依已经换上衬衫,衬衫刚刚盖住她大腿根,两条大白腿在那里晃,晃的他眼睛不舒服。

江宁小步走过去,去抽屉里拿出了医药箱,找出一些药膏坐在她旁边,从脚开始,给她上药。

药膏冰冰凉凉的,加上江宁总是用指腹磨蹭,又是脚背,孟依躲了躲,声音甜润:“痒。”

江宁握着她手掌大的脚,垂着头看,仿佛在盯一个艺术品。

不过他没有闲太多心思跟孟依开玩笑,一本正经的给她上药。

脚上好药后,又凑近她,看着她脖子上的伤,一点一点给他抹。

眼睛从始至终都没看过别的地方。

孟依腿直接伸到他腿上,圈着他脖子,吻了吻他的脸,笑着说:“宁宁,我发现你真的是坐怀不乱呢。”

这么一大美人坐在他面前,他都没心思。

江宁盯着她伤口,呼吸重了几分,压住心气,可笑意总能从眼睛里漾出来,他声音很懒:“别闹,脖子上有伤。”

她才不管呢,在他怀里一动一动的,极为开心,仿佛这个世界都是她的。

她又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眼睛眨了眨,声音糯糯的:“宁宁,我好喜欢你啊。”

江宁脸没绷住,笑了一下:“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