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姜二爷的人选(1 / 2)

媳妇这一声吼,吓得王河手里的鞭子都掉在地上。王河僵硬地转头,发现媳妇拿大眼珠子狠狠瞪着他,犹如五雷轰顶。

媳妇咋在这儿?!

这下完犊子了……

孔小五的困劲儿都被吼没了,抬脚就想跑。

“孔小五你个王八蛋!你给老娘站住!”王香芝扯着嗓子吼,“你不站住,老娘就冲到孔家去,让孔松明孔老爷给评评理!”

听到有热闹可看,城门口的闲人们聚拢过来,守城门的官兵也提着刀往这边看。

别啊!孔小五吓得收住腿,转身挂起笑脸,“呦!这不是王嫂子吗,什么风把您吹到城门口来了?”

王河也怕事情闹大,捡起马鞭子颤悠悠地走到茶肆边,小声讨好着,“媳妇你咋来了?今儿咋在脑袋上裹了快蓝布?瞅着真精神!”

“精神你个鬼!老娘是伤了额头怕着了风才缠上的!”王香芝虽然脾气大,但也晓得这事儿张扬出去对谁都没好处,抬手一指茶肆挂着半截蓝布门帘的门,“你俩给我滚进来!”

听到媳妇受伤了,王江快步走了进去,“咋伤着脑袋了,严重不严重?让郎中瞅过没?”

王香芝哼了一声,“你别扯这些没用的,你进城干啥,那母牛和牛犊子是怎么回事儿?”

王江见茶肆里足足有二十几号人,便小媳妇般扯了扯媳妇的衣袖,低声道,“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回府再说?”

“不想在这儿说咱就去衙门说!这里都是喝茶的,你当谁想听你俩这破事儿!”

刚还倾着身子拔着脖子看热闹的茶客们立刻正色、坐直、低头吃茶,用行动表示他们真的一点也不想看热闹。

“说!”王香芝瞪大眼睛,赵秀巧和姜家的车夫都静静看着不插话。

王河是个老实人,当着媳妇的面吭哧着说不出话。

孔小五眼睛一亮,嬉笑道,“嫂子不知道么?您家府上的姑娘想吃牛乳,王哥是进城来送牛的。”

王河连忙点头,“对。”

“就送的外边那头母牛?”王香芝怒冲冲地问。

王河犹豫,再点头。

“这头牛是从柳家庄拉过来的?”见丈夫敢点头,王香芝的脸都开始掉冰渣子了。

王河这回不敢动了,孔小五眼睛滴溜溜地左右转悠两圈,答道,“嫂子刚没瞧见么?这牛是小弟刚从林子里牵出来的,不是柳家庄的牛。”

“姑娘点名要的是柳家庄的母牛,哪个要你牵来的!柳家庄的牛呢?”

王河声音更小了,“牛……”

“牛……死了。”孔小五怕王河说漏了,连忙截断王河的话,“病死了,暴毙!”

“你给老娘闭嘴!”王香芝喝住孔小五,抬手指着王河,“你说!牛呢?”

王河半天不吭声,茶肆里的茶客们都急了,开口催促道,“你倒是说啊!”

“对啊,牛呢!”

“是个男人不?”

“……”

听到茶客们挤兑自己的丈夫,王香芝更生气了,手拄着桌子站了起来,扯动伤处,一趔趄往旁边歪去。赵秀巧连忙扶住她的胳膊,“妹妹,当心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