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这特么是谁啊(1 / 2)

老暴心脏猛地一跳,就算再傻也知道镇守大人有杀他的心思。

刀都架在脖子上了,立即就认了怂。

直接跪在渠良脚底,抱住他的大腿:“小兄弟~啊不,大哥……求求你饶我一命吧,和我家大人说说好话行不行,你大慈大悲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得了。”

渠良挠了挠头,看看人家,这认错的态度多好啊。

怎么办?

渠良在这方面的思路还是清晰的。

唐文示好的意识多少能够感受到一些。

想了想,这也不过就是屁大点事。

放了他吧。

就拉着长音道:“咳咳,我看,不如把这个屁放了吧……打他一顿惩罚一下就好,把钱财还给人家,还要多赔付一些,镇守大人你看如何?”

老暴闻言心情超爽。

仰着头望着渠良呵呵傻笑。

渠良嫌恶心,把脚一抬一甩,老暴就飞出去。

嗯……他力道惊人。

只听嗖的一声,老暴倒飞出去了几十米远,砸在了一颗树上。

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去,软趴趴地滑了下来,树上还留出了一道人坑。

顿时所有甲士直接哗然。

心中直呼卧槽,老暴怎么说也是武修,就这么一击给打废了。

甚至人家只是抬了抬腿,如何发力、灵气凝聚这种提升爆发力的事情,没有任何人感知到。

包括唐文。

深林中静悄悄的,过了一会传回了一道呻吟声:“哎呦……哎呦,我……我死了吗?”

几个甲士连忙跑过去,查探他的伤势,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唐文喊道:“没死,但是全身骨折。”

唐文也有点蒙了。

他这个返虚境界的高手,成为一方城镇的守护者已经几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识到这种事情发生。

要说这种事吧,他也能够做到,但是谁能像面前这小子般轻描淡写?

他直呼看不懂。

不符合他修行所学的逻辑啊。

“咳咳,我看……似乎不用打了吧。”

说实在的,渠良也吓了一跳,讪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尴尬的很:“哎呀,这个……这个……我一点力气都没用啊,那家伙是不是碰瓷我?”

说完上前拉住了唐文的胳膊,脸上表情很是无辜。

唐文心里MMP,这下好了,本准备让这小子教训完老暴,就说有事赶紧溜,现在自己也被制住了,他拉住自己胳膊干嘛?

难道是想突然动手,心里十分戒备。

但是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嗯,他……怎么敢啊,小兄弟独自跑到大齐皇城这是要干嘛啊?不防和兄弟我说说看,怎么样?”

唐文心想,这招叫转移注意力,一边说这话,一边凝神戒备着。

渠良犹豫了一下,不想说可也没有别的借口可以搪塞,只能半真半假道:“嗨,这不是皇城大考嘛,很是惭愧,我是怎么躲都没躲过去,到底有了我一个,我不得不参加啊。”

唐文心下一惊,这小子相当牛啊,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会参加皇城大考。

再次打量起他的服饰。

嗯,黑色质地的袍服,价值定然不菲。

再一看,脸都变色了,十指虽然带着黑色手套,却不难发觉,每一个手指头上都带着储物戒指。

又是一愣,这特么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