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五章 惊世之战(1 / 2)

一轮弦月挂在遥远的天际,月渐西沉,看起来却更加明亮了。

这里有人,这里却没有人声。

晚风在吹,吹得树叶簌簌的响,使得这寂静的夜更添几分萧索之意;夜月高崖,总带着几分凄凉的静寂,绝不是红尘中人能想得到的。

而站在高崖上的人,就仿佛不是红尘中人。

无垢白衣,银发如雪……

任意睡的很好,这十年来他都睡的很好,不过今日似乎有些特别一些,此时的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柔和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使他这张脸看起来也似乎有了些许变化,他双目正眺望着远方,远方有星火。

边荒初战,燕云十八骑一战举世而惊,引得天下瞩目!

谁都未能想到,原来在这世间竟有如此可怕的部队,也因燕云十八骑震惊世人,任意亦然受到各方势力瞩目起来。

边荒集虽吸引了天下人的目光,但天下人都不知任意在想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

微风轻拂,宁静的夜,忽然间被人打破了……

一个人慢慢的自黑暗中走了出来,一张俊异的脸,一双明亮的眼睛,步履很缓慢。

无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瞧见这人,都会被吸引住目光,他衣着修饰整洁,他风度翩翩,他迫有南晋风流名士之姿。

来人就像是一株临风的玉树,神采照人,一尘不染。

慕清流来到任意身边,似有感叹般道:“这就是天君?这就是天君要做的事?”

任意淡淡道:“我到没想到你会来。”

慕清流欣然道:“自你离开建康起,淑庄便时刻关注着你的行踪,而我直至昨日方知,暗中一直在任兄身边的人,原来是一支如此可怕的部队。”

任意笑了笑道:“妙赞了!”

慕清流摇头道:“迅疾如风,侵掠如火,过境之处,寸草不生;强弓弯刀,寒衣银枪,以寡击众,举世而惊。‘燕云十八骑’以十八人败之五万卒,此等骇人听闻的战绩,就算我再如何称赞也一点不为过。”

任意道:“你特意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些?”

慕清流道:“我朋友不多,任兄算一个,对这样的朋友,慕清流很珍惜。面对苻坚百万之师,任兄仍自信此战能胜?”

任意吐字道:“能!”

慕清流转头看向任意……

半晌,他长叹道:“你实在是个骄傲的人。”

任意平静地道:“那你也该明白,一个骄傲的人,绝不会做出一件令他失颜之事。”

慕清流怔了怔,继而哈哈大笑道:“好,我就看看‘天君’任意如何得胜这场惊世之战。”

蟾光消散了,大地褪去白纱,在黎明之前还有短暂的黑暗,而远处隐隐有战鼓声传来。

慕清流道:“苻坚动了,百万之师动了。”

任意淡淡道:“他也离死不远了,百万之师,一朝溃败。”

“咚!咚!咚!“

战鼓声一下一下的敲响,紧接着是缓慢而有力号角声……

于天明前,寿阳,郧城,洛涧同时发兵,苻坚大军倾巢而出,总兵力共计骑军二十八万,步卒六十万,号‘百万之师’!

十万步卒为前锋,五十万步卒为中军,而二十八万骑军分成两翼,徐徐推进。

北府也已准备,北府总兵七万五千余人,八千人为轻骑,余下步卒延淝水河岸展开,列长蛇阵横布岸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