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九章 筹谋(1 / 2)

煜翊凌芸 意随风起 1051 字 5天前

“还不住口?”姬存彰喝斥了一句。

他又不傻,否则,也不可能和姬存曦斗到现在。

原本他已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知道要是再让姬颖姗喊下去,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她,都只会更不利。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稳住局面,回去再与母妃商量解决的办法。

姬颖姗倒是有些意外,一向宠自己的王兄不但没帮她,反而让她住口。

惊得她打了个激灵,低下头再也不敢说话。

她本就没有多深的城府,否则就不会听公羊俪雅和凌菀的挑唆,来对付凌芸。

现在凌菀晕了过去,她顿时失了方寸,心乱如麻,别说办法,没晕厥已经算不错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群芳会”肯定是要中止了。

众人在姬存曦的要求下,准备协助调查。

凌芸早就将证物——那被涂抹了毒药的杯子——握在了手上,随后被安排由宫里的黄金仙灵使诊治解毒。

也趁此机会,搞清了那名白衣男子的身份。

下水的两人当中,其中一名是仙灵教云涧城分坛坛主周绍通的义子周维航,而白衣公子则是翊国祈亲王世子姬存浩。

今日,本是由太子姬存曦和齐王姬存彰,一起招待南寮国世子南昊,而他们两人作陪,共同游览御花园。

谁料还未尽兴,就发生了这档子事。

要是今天这事,发生在在场的任意一位千金贵女身上,都不会如此麻烦。

但是牵扯到当朝公主和圣女,一来二去这事情就复杂多了。

姬颖姗如今已经被幽禁在绯玉宫中,只待王上和太子等人商讨出结果,便会对她进行惩处。

而她本人关在屋中,哭闹了一阵,结果连个鬼都没来鸟她。这会儿呆坐在床上,双手抱膝,怔怔地盯着桌上的烛台。

她好歹镇静下来了,也不再哭喊了,不停地梳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试图从中寻找出蛛丝马迹。

就在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她抬眸望去,就看见她的母妃淑贵妃由嬷嬷搀扶着走了进来。

姬颖姗看见淑贵妃的一刻,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扑进她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慌。

淑贵妃育有一儿一女,平日就十分疼爱这女儿,见她哭得天昏地暗,心里也是一揪一揪的。

真正应了那句话: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她令嬷嬷在门外候着,把她的头搂在自己的怀里,摩挲着叹了口气道:“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母妃说呢?

你告诉母妃,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怂恿你这么做的?”

知女莫若母,姬颖姗那点小九九,她哪里会不清楚?她可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

姬颖姗此时心乱如麻,至少知道,如今只有自己的母妃才可以救她。

她抬眸望着淑贵妃,愣了一下,也不再隐瞒。

姬颖姗渐渐停止了哭嚎,低缓地抽泣着,“母妃,是…是凌菀私下找我,说…说碧浪银荷加上金风玉露,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让…让凌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