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疑点(1 / 2)

昨晚的酒菜还摆在桌子上,乱糟糟的。

“娘娘,奴婢先把这些收了吧。”素心说。

“先别收。”离久久说。

“叶浅予呢?”刘婆子皱了皱眉头。

离久久看着那个桌子上那个酒坛子,说:“等会儿再喊她吧。我且问你们,记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同时摇了摇头。

“娘娘,奴婢想不起来。说实话,奴婢的酒量其实胜过男子。即便奴婢喝下整整一坛子酒,也不会醉的不省人事。”素心说道,这一点,她从未和别人说过。

刘婆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裤子上有点脏,急忙看了看碧萝和素心。她们的衣裙和裤子都有点脏,像是在地上蹭的。

“今早醒来的时候,叶浅予睡在我旁边。王爷睡在她身边。我不用明说,你们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离久久说完,叹了口气。

刘婆子皱了皱眉头,她快步走进卧房,看到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色。果然如此,她走了出去。

“家贼难防,娘娘待她不薄。”刘婆子一脸阴沉。

碧萝和素心大约明白了。

“等大夫来了,就见分晓了。”离久久有气无力的说道,她的头很疼。

这时候,叶浅予正在卧房里踱来踱去。她心里七上八下。

这时候,牡丹阁就这个几个人。她们三个都是离久久的人。若出去,说不定会被一顿臭骂。那个刘婆子素来严肃,说不定还会赏自己几个耳光。

要不要再去哭一通?叶浅予想了想,还是觉得装可怜比较有利。

百密一疏,叶浅予还穿着离久久的衣裙。

哭不出来怎么办?叶浅予使劲儿掐自己的胳膊,疼的眼泪都掉了出来。她打开门,一溜烟跑去正堂。看见离久久,她立马跪下,开始哭。

“娘娘,奴婢昨晚不应该喝酒的!奴婢不知道自己不胜酒力,喝着喝着酒什么都不知道了!”叶浅予哭着说。

离久久看着她这幅模样,心中升起厌恶。但是大夫还没来,所以不好下定论,便说道:“你快起来吧,回去好好歇歇。我会安排好你的住处,让你尽快搬过去。”

“娘娘,奴婢这条命是娘娘的,娘娘若是觉得奴婢恶心,奴婢就把这条命还给娘娘!下辈子,奴婢当牛做马报答娘娘的恩情!”叶浅予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眼泪。

不管怎么看,刘婆子都觉得她是一副惺惺作态的模样。

“叶浅予,为什么我们都睡在自己卧房,偏偏你睡在娘娘的床榻上!你说,若不是你自己爬上去的,难不成是我们把你抬上去的吗!”素心的话里带着厌恶,因为她觉得也太巧合了,像是故意设计的。

叶浅予抬起头,她泪眼婆娑,分辨道:“素心姐姐,我真的不记得了!我若清醒,便直接回房睡了!我也不知道,我喝醉了居然什么都不记得!”

碧萝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行了,吵的我头疼!你先回去吧。”离久久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她身上的衣裙。

叶浅予一副十分难过的样子。她站起来,慢慢行了个礼,然后捂着心口慢慢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卧房,叶浅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擦干净脸上的泪痕,眼中带着冷意。

“英雄不问出处。指不定以后怎样,你们几个都给我记住,今天我受得屈辱,以后加倍还给你们!”

说这话的时候,叶浅予已经完全忘记了离久久是她的救命恩人,而碧萝她们也从未苛待过她。

叶浅予坐下,揉了揉膝盖。刚才跪的有点猛,挺疼的。

正堂里,离久久双目紧闭,揉着太阳穴。

刘婆子走过来:“娘娘,奴婢给您揉一揉吧。”

离久久摆了摆手,示意不必了。她睁开眼,除了头痛,便只剩下心寒和疲累了。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她穿着的那件裙子是我的。”离久久的声音有些低沉。

刘婆子惊讶的看了看叶浅予离开的方向。

碧萝和素心也是下意识望了碧萝望她离开的方向。

“这么一说,好像确实不是她之前穿的衣服。”碧萝说道。

离久久苦笑一声“你们只顾着生气,没注意到也不奇怪。原本,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现在看来,即便大夫不来,我也相信昨晚一定是她搞的鬼。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若真是都醉了,怎么偏偏是她睡在了我床榻上。”

“奴婢去看看。一定要让叶浅予说清楚,娘娘的裙子为什么会在她那里!”素心说完,转身要往外走。

“别去了”,离久久的语气带着疲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或许,她不过是想找个依靠。”

不知道为什么,离久久觉得心里难过,但是她却无法生气。她对云楚晗产生的感情其实很微妙吧。

当初对于司徒靖,离久久真的付出了感情。那时候,她尝到相思的苦,分离的痛,和在一起是甜蜜的兴奋和喜悦。

若当初对司徒靖的感情有八分,那她对于云楚晗的日久生情也不过是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