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更+第2更(1 / 2)

第22章黑豹

这处院落确实是荒僻的。

柴门早已经老旧,荒草几乎过人腰,此时凉风微过,那狗尾巴发出沙沙的声音。

周围变得寂静起来,寂静得除了这沙沙声,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也没有任何人。

香妩心里稍微松了一下,侯爷并没有来。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是怕极了,怕侯爷突然出现,毕竟如果侯爷这个时候出现要她的身子,她是不能不给的。

她也没有办法反抗侯爷啊!

香妩想到这里,松了口气,问黑豹:“黑豹哥哥,侯爷没来是吗?你是自己过来的?”

黑豹歪着圆滚滚的脑袋,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还摇晃着他的大黑尾巴。

毛茸茸的黑尾巴蓬松粗大,混在狗尾巴草中一起摇摆,再陪着这荒芜陈旧院落,看着真是又凄凉又滑稽。

香妩觉得好玩,便走近了:“你怎么过来我这里了?这里很少有人来,是犯了错的才关这里呢!”

黑豹“嗷呜”了一下,之后用前爪碰了碰地。

香妩看过去,却发现那里有一个小瓷瓶,是黑色的小瓷瓶,上面一个木塞子。

她纳闷了:“这是什么呀,你从哪里弄来的?”

黑豹低下脑袋,用嘴巴去拱那小瓷瓶,之后抬起头来,灰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香妩,那意思好像要把这个小瓷瓶给她。

香妩纳闷了,拾起来,拿在手里,之后打开那木头小塞子闻了闻,一股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香妩跟在小姐身边也是颇见识过一些的,她闻着这里面好像有薄荷有麝香,所用药材都是名贵之物。

她望着这黑豹子,黑豹子虎头虎脑地看着她,样子竟然有几分乖巧。

就像以前二门外看门老头那里养着的大黑狗。

香妩抿唇笑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很柔软蓬松,摸起来真好。

她笑着说:“黑豹,这是不是药啊?给我用的?”

说着,她还指了指自己脸上。

她脸上被打了那么几下子,早已经红肿了,这么说话的时候牵扯到伤口还会隐隐作疼。

凭着直觉以及往日的见识,她感觉这种药应该是用来治跌打肿伤的。

黑豹用自己的胡须轻轻蹭了下香妩的衣袖,发出“嗷呜”的声音,听上去仿佛在赞同。

香妩感觉到了黑豹的意思,这果然是它给自己带来的药,这只黑豹真有灵性。

她犹豫了下,道:“谢谢你,黑豹哥哥,那我抹一下试试吧。”

她被发落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被处置,但是既然没死,既然还想活下去,总得想想自己以后的路。

她的路无非是找男人,嫁男人。

要想嫁好男人,怎么也得把脸保护好,不能毁了,她知道,再好的男人也不要毁了脸的女人。

当下香妩不敢耽误,赶紧坐在一旁台阶上,小心地将那药膏取出来,抹在自己脸上,开始抹的时候还有些忐忑,毕竟这豹子虽然看着比较灵,但它不是大夫,也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药膏,万一弄错了自己反而更严重呢?

好在抹上一会后,她就放心了,脸上清清凉凉很舒服,之前火辣辣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

她惊喜不已,忍不住摸着黑豹毛茸茸的脑袋:“真得管用,我好像没刚才那么疼了。”

黑豹摇着尾巴“嗷呜”一声,灰色的眼睛也亮亮的,看上去颇为欢快。

香妩之前特别怕这只黑豹子,觉得它会吃人,觉得它身上沾着侯爷的威严权势和煞气,但是现在看着黑豹那么嗷呜一声,看着它那虎头虎脑的样子,竟然觉得憨态可掬,喜欢得很,甚至恨不得抱住它。

“你真是一只善良的黑豹!”

“嗷呜……”

“如果不是你,我的脸说不定要毁了。”

“嗷呜……”

“可是我没有什么能感激你啊……”

“嗷呜……”

“唉,之前我还想把莓果给你吃,没想到后来你也没吃成。”想想就愧疚呢。

“嗷呜!”

黑豹突然叫了声,眨了眨灰色的眼睛,之后转身跃过墙头跑了,跑的时候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垂着,几乎要夹到屁股里头了。

香妩纳闷地看着黑豹,奇怪了,本来聊得好好的,它怎么跑了?

它不喜欢自己提起莓果吗?因为没吃到莓果伤心了?

*************

黑豹离开后,院子里只剩下自己了,香妩起身,先进屋收拾了下,这屋子有些年月了,里面破败不堪,角落里都是蜘蛛网,还发着一股子霉味儿,并没有床,只有土坯砌成的炕。

香妩开始收拾打扫,就这么忙了半天,终于收拾出一个样子来,到了晚上时候,外面有人从门缝里给她送来了日常所用,还有一个食盒。

香妩打开后,惊讶地发现伙食竟然不错,仿佛比之前在小姐院子里还好。

至于日常所用,虽然都是粗布,但也算齐全,应有尽有。

当下她心中喜欢,看来这闭门思过的日子也挺舒服,而且暂时不用伺候小姐了,自己住在这里,那真是清闲自在。

如果能有一个男人就更好了――当她美滋滋地吃着食盒中的一块酥鱼,忍不住这么想。

接下来几天,香妩每日吃好睡好,日子倒是过得挺舒服,她自己勤抹药,很快脸上的伤也好多了,一点不疼了,又对着洗脸水照了照摸了摸,小脸嫩白弹滑,仿佛刚剥的鸡蛋,看着就喜欢。

如果有什么不愉快,那就是每天的梦了。

这两天她晚上做梦,时不时梦到侯爷。

梦里她很凄惨,不是被打了,就是被刮花了脸,要么就是被一条黑狗在后面追,每次在她最狼狈的时候,侯爷总是出现了。

他轻轻地将她提起来,然后抱住,然后开始帮她――

一般做梦做到这里,她就陡然惊醒,惊醒后,她是又羞又愧又无地自容。

她是多么不知廉耻,天天做这个梦!

她不喜欢侯爷,一点不喜欢,如果不是侯爷突然出现,她现在已经被打发出去了。

他出现了,虽然狠狠地罚了李嬷嬷让她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她的男人飞了,她还被关押在这里。

香妩觉得这个侯爷喜怒无常高深莫测,这种人,她便是死也不要跟着的,说不得哪天被生吞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梦,这几日,她的胸部越发比以前大了,之前的衣服略有些小,微裹在身上,衬着腰身只有轻轻一掐,衬着前面颇为动人。

香妩仔细地看过了,看着看着自己都觉得羞,一时想着男人应该是喜欢自己这身子的吧?

自己这般年纪,又生得如此惹人,凭什么找不到男人?

现在被禁锢在这里,别说男人,连只公蚊子都看不到,这可不行,必须想办法!

于是这一日傍晚时候,恰好下了一点小雨,天透着凉意,外面也安静得很,仿佛并没有人,她便蹑手蹑脚从门缝里钻出来,所幸的是外面竟然没人拦着,当下大喜,但也不敢走远了,就在这附近站着,想着万一碰上一个呢?

正想着,就见前面一个人提着一桶水往那边走。

香妩大喜,正想着过去打个招呼,谁知道定睛一看,竟然是园丁阿福。

香妩失望至极,想着这侯府的男人都死绝了吗,怎么迎头碰上一个不中用的!

那阿福也是看到了香妩,探头探脑地仿佛想过来,香妩转身就走。

阿福看到,失望了,叹了口气走了。

香妩看到阿福走,更加叹了口气,她想,也许找一个两条腿的□□都比找一个男人容易吧!

这么想着,她往那小院走,谁知道迎头便见小院门前站着一个人,好生落寞的样子。

香妩看到这个人,马上就想想躲开。

可那个人已经看到了香妩,惊喜地上前打招呼。

香妩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少爷。”

她已经好久不曾见到少爷了,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

霍迎峰看到香妩,自然是高兴:“这几天我时常过来看你,但是每次这里都是大门紧闭,没有钥匙,我也不能随便进出,不曾想今天竟然遇到你了。”

霍迎峰没说的是,他自从那天听说香妩出了事,就心疼得要命,跑去他姐姐那里打听了一番,之后急匆匆地跑来香妩关押的地方,谁知道这里根本不让人随便出入,霍迎峰自然是心疼,急得犹如热锅蚂蚁,为了这个,他特意跑去求了父亲,求父亲不要这么处罚香妩。

谁知道他求了半响后,父亲只是淡漠的一个眼神射过来,便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之后他连着几天都跑过来,眼巴巴地想看看里面动静,结果却根本连香妩的影子都没见到。

不曾想今日竟然遇到了!

霍迎峰激动地看着香妩,又怜惜地看着她:“我听说那天你被打了,都好了吗?香妩,你可真是受苦了,都怪我,没能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