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明日入v)(1 / 2)

第21章荒芜小院藏着小丫鬟

在这定远侯府里,甚至在这整个定远府,霍筠青就是天,他随便一个眼神,足以让这定远府的天为之色变。

只是简单两个字而已,甚至声响也并不大,却自有一股摄人之势。

掌嘴?

霍迎云咬唇,越发肯定,香妩定然是得罪了父亲,这才使得父亲大动肝火,而李嬷嬷听到这个,顿时附和道:“是,奴婢这就狠狠地打这个小贼!”

说着就要冲过去,放手痛打香妩。

可谁知道,她刚走了两步,白简和朱衣两个竟然一步上前,一个劈手按住了她,另一个直接对着她脸上狠狠地扇。

须知白简和朱衣都是霍筠青身边自小蓄养的女奴,功夫了得力道生猛,朱衣这一巴掌打下去,便是普通男子都受不了,李嬷嬷又怎么受得住,整个人身子都站不稳,跟着那么一晃。

她挨了这一巴掌后,不敢置信地看着朱衣,不明白朱衣为什么打自己?

她捂着脸,辩道:“老奴何错之有,姑娘为何这么打老奴?那做贼的是香妩,可不是老奴。”

然而她这么说的时候,站在她面前的朱衣却是绷着脸,面无表情,那样子,简直是和定远侯如出一辙。

李嬷嬷还待要说什么,朱衣已经抬起手,几巴掌不停地甩下去,一巴掌比一巴掌狠,打得李嬷嬷犹如风中落叶一般。

当这一顿噼里啪啦终于停下来后,李嬷嬷已经是犹如丧家之犬跪在那里,脸上火辣辣犹如火烧,红肿不堪,嘴角直接渗出血来了。

她惶恐又疑惑,无法明白,放声哭道:“侯爷,侯爷这是……”

她不敢骂这个朱衣,作为府中多年的老奴,她当然也知道,侯爷对身边这两位女婢可是宠爱倚重,不说别的,就是少爷小姐对这两位都心存畏惧呢!

然而此时,坐在上首的定远侯霍筠青却是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求助地望向小姐霍迎云,却见到霍迎云一脸凉淡好像这件事和自己完全无关。

“小姐——”她捂着自己的脸就要哭求。

“这刁奴,也实在是太过嚣张了。”霍迎云站在霍筠青身边,颇为附和地这么道。

李嬷嬷的心顿时凉了,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小姐怎么也不帮着自己说话?

李嬷嬷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不是应该打香妩吗,怎么好好地打起来自己?

李嬷嬷茫然了。

霍迎云站在旁边,看似若无其事,心里已经是波澜骤起。

这到底怎么了?

父亲这是做什么,香妩到底惹出多大的篓子以至于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还是说,父亲针对的是自己?

他知道自己故意拿底下人的女红假做自己的骗他了,所以故意让人殴打自己的下人来给自己一个教训?

霍迎云看着脸上红肿的李嬷嬷,满心不安,她捉摸不透父亲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霍筠青凉淡的眸光落在她身上。

霍迎云后背一个激灵,她战战兢兢地笑了,乖巧地道:“父亲?”

无论是谁招惹出的祸事,现在倒霉的都是自己,父亲对她不满,她感觉到了。

霍筠青:“她吃了莓果,是贼?”

霍筠青口中的“她”自然指的香妩。

霍迎云此时也是忐忑,竟然不知道该点头还是不点头了,最后一挣扎,终究点头:“是,父亲,她偷了莓果,这是犯了家规——”

霍筠青却道:“那是本侯书房中的,给黑豹吃,黑豹不吃,就随口扔给这小婢子了。”

啊??

霍迎云大惊,李嬷嬷也脸色惨白。

霍筠青:“这小婢是贼,难不成本侯也是贼?”

这话一出,霍迎云噗通一声跪地上了:“女儿不好,女儿听信了底下嬷嬷挑拨,竟然误以为那莓果是偷的,女儿着实不知,这都怪那李嬷嬷。”

李嬷嬷身子一软,险些栽那里。

这小婢的莓果是从侯爷那里得的赏?这这这??她说那小丫头是贼,岂不是就是在说侯爷是贼?

还有,还有,这小丫头竟然得了侯爷的赏,这是多大的赏识,自己却说那是贼,自己这是触了什么霉头竟然得罪上了侯爷!

事到如今,李嬷嬷终于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她就不该柿子捡软的捏。

她想过去求情,求侯爷恕罪,但是她两眼发直,两腿无力,双唇哆嗦:“侯爷饶命,侯爷饶命,老奴知道错了,饶了老奴吧!”

霍筠青抬手示意,白简和朱衣马上会意,于是起身拖着李嬷嬷,像拖死狗一样直接拖出去,之后往外面一扔。

扔出去的人,自然有人来处理,到时候直接用了哑药发卖出去就是了。

甚至别说李嬷嬷,就是李嬷嬷的儿孙一干人等,也都是要一并打发出去。

安定侯府并无女主人执掌中馈,府中之事都有严苛犹如军法的家法,一旦犯错,绝不姑息。

将李嬷嬷打发了后,屋子里变得格外安静,安静到屋外树叶沙沙的声音都是那么清晰。

霍迎云突然感到窒息。

所以香妩到底在书房里做了什么,父亲竟然赏了她莓果?

她……怎么就得了父亲青睐?

霍迎云想都这里,陡然心生惧怕。

若是香妩这丫头竟然试图勾搭父亲,成为父亲的妾室,那,那她怎么办?她岂不是成了别人眼里的笑话?!

那以后她怎么去面对这个曾经被自己呼三喝四的小丫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父亲望向了香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