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1 / 2)

第8章香妩的胸侯爷的鼻

赖一下侯爷,这个念头一出来,香妩的小心思就活动了。

但是怎么赖呢?

她想了想自己过去赖侯爷,顿时后脊梁骨发麻发冷。

这也太吓人了。

香妩两手捧着自己的胸,小声问月晴:“月晴姐姐,你说如果是有权有势的,就要赖上,这怎么赖呢?若是对方实在是厉害得很,那咱们岂不是要吃亏了?”

月晴鄙视地扫了她一眼:“吃亏,怎么叫吃亏呢?你这小傻瓜,你要记住,咱们现在虽然是小姐身边的大丫鬟,走出去看着风风光光的,人家都叫咱一声姐姐,可其实咱们算什么?但凡主子一个不高兴,还不是拉出去配奴才,还不知道配什么样的呢!所以咱们这个身份,真是低贱得不能再低贱了,只要能和那些有些身份的贵人扯上关系,咱们就赢了,至于吃亏……”

月晴说到这里,脸上微红:“吃亏算什么?我就恨不得吃贵人的亏,吃了贵人的亏,能得好处!我只恨没什么机会罢了!”

香妩若有所思。

一时月晴看看香妩那里,又说着赶明儿去小姐那里求一点玫瑰膏来:“那个好,抹上你,你这肯定就消肿了。”

然而香妩却是根本没听进去,她还在想着赖侯爷的事。

侯爷这个人实在是吓人,但确实是因为侯爷,她才肿成这样,若是因为这个,她从此没法嫁人了,那她怎么办,孤身一人像宅子里的王嬷嬷?那太惨了!

沦落到这个下场,她还不如放手一搏,争取从侯爷这里赖点什么。

香妩想到这里,终于鼓起勇气握了握拳头,却是问月晴;“月晴姐姐,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去赖上贵人呀?”

月晴这个时候却是已经困了,听到这话,迷迷糊糊地说:“能怎么赖,就是把证据往那里一摆,直接问贵人,你说你怎么办吧!”

还可以这样?

香妩满心匪夷所思,觉得这个主意听起来并不好,不过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最后翻来覆去的,终于迷惑着睡去了。

到了第二日,轮到她在小姐跟前伺候,以至于天没亮就进屋,过去打了水来准备小姐起床的事,待到小姐终于醒了,又伺候洗漱,伺候梳发着衣,忙得团团转。

待到终于可以歇口气,她才感觉,胸前越发胀痛,以至于原本箍着的那层薄纱仿佛都觉得紧了,这让她心中忐忑起来。

该不会真得坏了吧?

怎么睡了一觉也不见好?

没顾上吃饭,赶紧回屋解开,解开后,仔细捧着看了一番,其实已经消肿了,并不像昨天那么红通通的,但是仔细地研究了一番,里面确实是隐隐做涨,和以前不一样了。

香妩更加迷茫了,想着难道真是坏了?

但坏了应该是怎么样,她不知道啊!

就算在她梦里她多活了好些年头,也没遇到过这种事。

关于这个,她唯一的印象是,未来的姑爷会捧着她的痴迷地说,她的身段是天底下最好的,任何男人看一眼,都能被迷死。

呜呜呜呜……

香妩难过地躺倒在榻上,她不想迷死天底下男人,她只想迷倒她未来的夫婿啊!

“香妩,你怎么还赖屋里?小姐喊你呢!”兰若突然进来了,喊她:“赶紧过去,小姐让你过去!”

香妩听了,一个轱辘爬起来,又稍微整理了下衣裙头发,就匆忙跑过去了。

跑过去的时候,小姐霍迎云已经用膳过等她了,见到她,很是不高兴地说:“躲哪里去了,竟然这么偷懒!不是早和你说过,你得陪我过去我爹那里吗?”

香妩听着,心惊肉跳,连忙低头道:“是是是,小姐,都怪香妩!”

霍迎云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不说话了,打量着她:“你嘴上涂了什么?”

一张小嘴总是粉嘟嘟的,本来就挺好看,这个霍迎云知道,但是现在霍迎云发现,她那张小嘴上透出潋滟的光泽,看上去像是涂了上等的唇脂。

香妩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唇:“没涂什么呀!”

别说涂什么,她今天连早膳都没心思吃。

霍迎云收回了目光:“算了,跟我过去吧。”

香妩赶紧点头,乖乖地跟后头。

一路上,霍迎云难免要交待一番香妩这个那个的,香妩总结了一番,就是万一她和侯爷的话题涉及到了这个腰带,那香妩一定要旁敲侧击帮着提点,免得霍迎云落难看,被看穿了。

当然了若是万一提不到这个话题,她就在后面当木桩子就行了。

香妩的小心肝砰砰直跳,她下意识是希望当木桩子的,毕竟侯爷那么吓人,连小姐都怕侯爷呢。

但是……她想起来她那怎么都感觉和以前不一样的胸,她又犯嘀咕了。

就这么算了吗?

如果她不提一下自己的委屈,怕是侯爷永远不知道。

自己别说赖点什么,就是一辈子没男人要,都没处说理去啊!

但是,但是,侯爷真得好吓人!

……

就在这种反复纠结中,香妩终于跟着小姐来到了侯爷的书房。

侯爷的书房自然是和别处不同,修建气派不说,院门外还有精神抖擞的两个侍卫把守,一个侍卫听小姐说明了来意,就进去禀报了,另一个侍卫则侯在那里目不斜视。

香妩在那一番胡思乱想中,恰好看到了侍卫,模样竟然不错,长得也高高的。

她就忍不住想,其实侯府里的男人很多啊,除了二狗子,还有甲侍卫乙侍卫丙侍卫丁侍卫,只是看人家会不会想娶自己罢了。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直接了,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她发现侍卫脸红耳赤地回看她。

她这才恍然自己一直看着人家,羞得无地自容,感觉低头看地砖。

好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侍卫终于来了,请小姐进去,她也连忙跟着小姐进去了。

一踏进去,香妩的心就开始阵阵紧缩。

她发现,自己之前可能想多了。

侯爷的书房,和侯府里别处的院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一踏进院子,她就感觉到了一股威严的气息,让人感觉和别处不一样。

这是定远侯府主人所在之地,这是定远府人人畏惧的所在。

赖上这位?

香妩心想,等我哪天见到小姐不害怕,再考虑下赖侯爷的问题吧!

一时战战兢兢地跟在小姐身后陪着进去了,进去的时候,侯爷正在看书,小姐上前拜见了,香妩也连忙在后面拜了。

拜了后,就没敢抬头。

她怕。

万丈雄心壮志,在踏入院子的时候就被吓回去了,更不要说去赖侯爷。

侯爷是她能赖的吗?做什么春秋大梦!

她低着头,连吭都不敢吭一声,只盼着侯爷忘记这一茬,千万别看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