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1 / 2)

第6章到手的男人飞了

香妩看着眼前陈忠的样子,她心花怒放,她终于不愁了。

这个男人比阿福靠谱多了,一看就是对自己有意。

她小心肝都在颤,赶紧啊,赶紧啊!

慢条斯理她是等不及了,还不如先斩后奏,比如先牵牵小手,算是把关系坐实了,她给他送个什么绣帕,再从他身上拿点什么当信物,之后她就直接跑到小姐面前跪求小姐成全!

于是她咬了咬唇,越发加了一把柴火:“陈忠哥哥……你不喜欢我是吗?”

这话听在陈忠耳中,比大热天吃了从水井里提出来的大西瓜还要清爽甜美,弄得他心变软了,身变硬了,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却见她微微垂着眼儿,肌肤细润柔腻,散发着动人的莹润光泽,看得人心肝都跟着颤。

他确实喜欢这小姑娘,喜欢了有一段日子了。

最初,并没注意,他一把年纪了,哪可能总看人家小姑娘,可是有一次,他发现小姑娘在偷偷地瞄着自己,瞄自己不穿上衣的胸膛。

因为这个,他也就开始注意她了,注意了后,发现她还挺有意思的。

一个姑娘家,明明是偷看男人,但她却不一样,她偷看得理直气壮光明正的,歪着脑袋,一脸单纯懵懂地看,好像站在街头看灯戏。

他和侯爷同年,和侯爷一起长大,也曾经跟在侯爷身边征战边疆,自然见多识广,是很见过一些女人的。

但是没有一个女人像这个小丫鬟这样的。

女人,要么单纯稚气未经世事,要么妖娆横生知情打达趣,但是这个小丫鬟,明明脸上还不曾褪去稚气,但是却又从骨子里散发出一股子魅惑劲儿,就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能引得男人想入非非,想把她抱在怀里揉碎了的那种劲儿。

他当然也知道,小丫鬟偶尔过来马厩走动,马厩里的单身汉子都偷眼看她,晚上躺着没事说闲话的时候就会提起来她,提起的时候,便总是带几分荤。

不知道多少人肖想她呢!

渐渐地,当别人那么说她的时候,他心里就不太乐意,每每拉下脸来,说一声别说了。

开始大家不知道,后来就品出滋味来了,看他的眼神就不一样,带着打趣了。

他虽然犯了错,被发配到马厩来,但到底以前是跟着侯爷的,府里管事看待他也和别人不一样,马厩里的下人也都忌惮他,知道他的心思,自然不敢再说关于她的荤话了,反而开始说起别人来。

他最近也正琢磨着,自己年纪不小了,如果小姑娘真有意思,是不是应该挑明了?不然这么耽误下去也不合适。

就是怕小姑娘嫌弃自己年纪大了,自己剃头担子一头热,人家根本不乐意。

不曾想,今天小姑娘竟然这么看着自己。

陈忠拳头攥起来,又放开,又攥起来,终于鼓起勇气,哑声说:“香妩姑娘,你既是要用马,说一声便是,我陈忠,我陈忠——”

说到这里,他略停顿了下,舔了舔干涩的唇。

香妩听了这话,更加喜欢了,终于放心了,好了,太好了,终于有一个男人明白她的意思,愿意给她一个准话,这位太上道了!

香妩看着眼前男人,男人一双眼火热,一张脸通红,一身没有穿外袍的腱子肉是那么强壮。

她抿着唇,凝着这个男人,等着他继续说。

陈忠深吸口气,果然继续哑声道:“香妩姑娘,只要你说一声,我陈忠便是——”

然而,这话才说到一半,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咳”。

这一声“咳”动静并不大,但是足以让原本血脉贲张的陈忠瞬间僵硬下来,原本要说出口的话也冻在嘴边不能说出。

他僵在那里,半响不能动弹。

香妩本来听了陈忠说的,已经是心中暗喜,觉得愿望实现,觉得自己终于扒住了一个对自己诚心实意的男人!

可是,突然间,这个男人不说话了。

他怎么不说话了?

香妩眨眨眼睛,小小声地说:“陈忠哥哥,你,你刚才说你便如何?”

陈忠呼吸艰难地看着站在香妩姑娘斜后方的自家侯爷,却看到侯爷正用略带嘲意的眸光看着自己。

他羞愧,他无地自容,他脸都要憋成猪肝色了。

他当年有些功劳,本来也可以封一个武官,侯爷也是这么替他打算的,可谁知道,关键时候,他不争气,竟然犯了一个错,以至于被人趁虚而入。

当时的侯爷大怒,险些要他的命,后来到底是感念自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这才留下他小命,让他在马厩中干活将功赎罪。

对于这所谓的将功赎罪,陈忠认为就是踏踏实实干活兢兢业业养马,他想侯爷也一定是这么设想的。

可谁知道,现在,竟然被侯爷逮到他和小姑娘卿卿我我!

这可真是羞愧得恨不得钻地缝里去。

偏偏这个时候,香妩还没意识到,她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陈忠,这个自己相准的未来夫婿,这个刚刚对自己满腔渴望仿佛要当场抱住自己的男人,怎么突然没音了……

她无奈,便继续道:“陈忠哥哥……”

这声音细软动人,可怜兮兮,仿佛被人欺负了,让人恨不得赶紧好生安慰一番。

然而这声音听在陈忠耳中,却是像火烤着他一般,特别是面前的侯爷,正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

香妩姑娘,求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