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1 / 2)

第4章少爷觊觎她的身子

尽管在阿福面前表现得很骄傲很冷淡,但那都是硬撑着的,一等走出后花园,香妩那股劲儿就松懈了。

她摇头叹气,她耷拉着肩膀垂着脑袋,她觉得想勾搭一个男人好难好难,而想勾搭一个比较主动的男人好像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她当然不会轻易放弃。

她继续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二狗子和陈忠,她应该选哪个下手?

二狗子虽然对自己有意,但只怕他对别的丫鬟也有意,也许她应该选陈忠。

但是陈忠到底年纪大了,而且还在马厩里干活,想想夜晚搂着睡,闻到一股马粪味儿,她岂不是愁死?

这么一算计,香妩当然是去试试二狗子了。

打定主意,香妩就要去二门外走出。

她是小姐身边的丫鬟,偶尔间也会过去二门走动,取个什么,或者吩咐外头一声的,所以如今过去二门,别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谁知道刚走了两步,她就感觉,胸口那里好涨,涨得好疼。

她抚着那里,不免担心了,想起刚才侯爷那胸膛那么硬,硬得像是石头,该不会给她撞坏了吧?

香妩突然就记起来,她听府里的嬷嬷媳妇什么的说,说女人这里是最金贵的,可是万万不能被人碰,也不能挤到压到,不然以后吃大苦头不说,就是男人也就不会喜欢了。

想到这里,香妩满腹忧虑。

她可不能被侯爷撞坏了身子,万一以后将来夫君不喜欢怎么办!

香妩暗暗地看了看四周,她站在一处凉亭旁,凉亭旁边是假山和流水,周围并不见什么人来。

她心里一动,决定躲在那假山后头,先自己检查检查,千万别是给撞坏了。

当下一双眼睛左右看,之后贼头贼脑地躲在了石头后面,把衣襟掀开来。

这裙子布料还是去年小姐赏的,葱绿葱绿犹如滴翠,如今剥开那滴翠一般的衣襟,就见前面雪腻粉润的一片,明晃晃的,看得香妩自己都脸红耳赤。

再低头看,只见最上面犹如被水浸过的红珠子,明明就是有些泛肿,当下不由心疼不已,倒吸一口凉气。

真撞坏了吗?撞坏了怎么办?她是不是以后不能生养了?那还有男人要她吗?

想到这里,香妩脚底下一软,差点直接栽河里去。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一个声音:“香妩,是你?”

她猛地吓了一跳!

要知道她这里衣襟还半开着呢,赶紧乱收乱脚收拢,却不提防那人又叫了一声:“香妩,你这是做什么?”

她要哭了,这是少爷,这竟然是少爷!

定远侯爷虽然没侯夫人,但是府里凭空养着一个少爷一个小姐,小姐就是自家小姐,少爷就是眼前这位了。

她心里想哭,越是着急,越不能系好衣襟上的系带,手忙脚乱中,竟然脚底下一滑,她直接就摔下去了。

“啊——”她低叫出声。

她还没系好前襟的带子,啊啊啊啊她怎么办!

就算落水,也应该衣着完好体面地落水啊!

“噗通!”

她被灌入了大口大口的水,凉得让她浑身发冷,她喘不过气来。

她要死了!

这一瞬间,梦里的那一世和这辈子的许多事都在眼前浮现,她愣愣地望着眼前飘在水中的败叶,竟然只有一个想法:她还没嫁人呢……

……

对她来说,过了仿佛一辈子那么久,她终于被救上来了。

救她的是少爷,少爷不但就她,还脱下自己的衣袍来裹住她。

香妩穿着少爷的衣袍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霍迎峰看着眼前的小丫鬟,心都疼得揪起来了。

霍迎云是他的孪生姐姐,既是那么亲近的姐妹,自然多有来往,况且父亲素来对子女冷淡,并不怎么亲近,他看待这个姐姐自然就更亲了。

从小一起长大,又关系亲近,姐姐房里的几个小丫鬟他自然都熟。

最熟的就是眼前的香妩了。

他可以说是和香妩一起长大的,也是看着香妩从七岁怯生生的小丫鬟一路长成了这般香娇玉嫩的模样。

以前小,不懂,这两年知道人事了,自然就添了一些想法。

他是想着,等回头和姐姐说一下,把香妩要过来,放在房里头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