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 / 2)

第3章“你哪里撞上了本侯?”

在大昭国,提起定远府的定远侯爷,没有几个人不心生畏惧的。

据说这位侯爷自小和当今皇上一起长大的,身付异秉才思敏捷,十七岁时北狄入大昭边疆三百里无人抵抗,是这位年轻的定远侯爷身披战袍主动请缨,以一己之力抗击北狄,由此立下赫赫战功,封定远,为定远侯。

之后八位皇子争夺储君之位,当初还是九皇子的圣上都是因了定远侯才打败八位哥哥登上帝位。

因为这些,大昭朝野上下,是无人不畏惧这位定远侯爷,偏生这位定远侯爷性情古怪,不爱朝政琐事,抛下一切跑到自己的封地,当一个逍遥自在的定远侯爷。

定远侯爷膝下有一子一女,为龙凤胎,是侯爷十七岁那年得的,男为少爷霍迎峰,女则为小姐霍迎云,也就是香妩如今伺候的那一位了。

虽然是小姐身边贴身丫鬟,不过到底内外有别,香妩只跟着小姐隐约见过这位侯爷几次,每次都是低着头都没怎么细看,只觉得侯爷威仪天成,让人畏惧得很,都不敢抬头看一眼的那种。

如今猛地这么撞见了,自己还张口骂了侯爷,实在是吓得脚虚腿软,险些一头栽倒在那里。

她颤着手,勉强扶住那葡萄架。

眼前的侯爷三十出头,金冠紫袍,挺拔英俊,通体透着一股冷漠的贵气,一双眸子更是黑得摄人,让人畏惧,根本不敢正眼看。

“侯爷,侯爷……奴婢见过侯爷!”她哆嗦着就跪下去了。

“起来吧。”定远侯霍筠青眸光淡淡地扫过眼前的小丫鬟,声音却是带着几分沉哑。

“奴婢不敢,奴婢刚才错了,奴婢不该说那些话,请侯爷恕罪!”香妩把头埋得很低,低到几乎能嗅到地上泥土的味道,那是厚重中带着葡萄酸涩的气息。

侯爷那性子并不是好惹的,别说是一个定远侯府,就是整个定远城,有几个敢那么指着侯爷的鼻子骂,就连自家小姐这个当女儿的,见到侯爷还不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自己刚才说的话,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香妩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霍筠青微微挑起略显锋利的眉,好整以暇地望着地上跪着的小丫鬟,抿起的唇角透着戏谑:“哦,你做错了什么,说来听听。”

香妩跪在那里,在那酸涩的葡萄气息中,那么低凉的声音传入耳中,她只觉得脖子上方仿佛有一阵凉风吹过,整个人后背都凉飕飕的。

她感到了死亡的气息,甚至仿佛看到了自己坟头三尺高的青草和飘扬着的白幡。

她忍不住想哭,她还不由得吸了一下鼻子,抽噎了一下。

上方,负手而立的霍筠青扬眉,看着这仿佛在哭鼻子的小东西。

他说她什么了吗?

是她自己说要恕罪。

也是她自己跪下哭。

这个时候的香妩使劲地抽噎了一把,之后抬起手用袖子抹了抹眼泪,才拖着哭腔说:“侯爷,我错了,我不该冒犯侯爷,不该对侯爷无礼,不该那么说侯爷,更不该——”

想到这里,香妩心里苦,她的胸口还在疼。

羞涩柔软的地方也隐隐作疼,也许肿了。

她捂着那里,委屈巴巴地说:“不该撞上侯爷。”

好苦,当丫鬟好苦,明明是被撞得好疼好疼,还要向那个撞她的人道歉,这是什么世道呀!

霍筠青低首凝着这小丫鬟。

小丫鬟穿着葱绿的衣裙,那葱绿鲜嫩,衬着肌肤如雪,灵动的一双眼儿含着泪光,好生可怜。

恰这个时候,风吹过,吹起那一串串剔透如碧玉的绿葡萄,也吹起来小丫鬟半湿的刘海,刘海黏在小脑门上,看着也带着一股子可怜巴巴的味儿。

再是铁石心肠的人,都觉得好像自己为难这位小丫鬟了。

“不是本侯撞上你吗?”他淡声这么问。

当然是,就是你撞上我!

然而香妩哪里敢,香妩忍辱含耻,打了一个哭嗝,咬牙说:“不是侯爷撞上奴婢,是奴婢撞上侯爷,奴婢千不该万不该撞疼了侯爷,又对侯爷无礼,奴婢合该从后院的狗洞里拖出去喂野狗……”

霍筠青听这话,却是皱眉,狗洞?他们定远侯府有狗洞吗?

然而香妩说完后,正好偷偷地觑了一眼霍筠青,一看他眉眼沉下,平空一股煞气威压而下,顿时心惊肉跳,险些跪都跪不稳了。

“侯爷饶命,侯爷饶命,呜呜呜,侯爷饶命!奴婢不该撞侯爷,撞疼了侯爷更是罪该万死?”香妩磕头如捣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