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1 / 2)

第2章小丫鬟想勾搭几个男人

香妩离开了小姐房中后,颇有些失魂落魄。

她也不愿意回房,就随便在后宅的小花园里乱逛,终于逛到了一处葡萄架下,这个时候的葡萄刚刚结出来,还是绿豆大的青涩小串,一串一串悬挂在那里,碧绿新翠如同玉缀一般,散发出酸涩的葡萄香。

香妩叹了口气,坐在了葡萄架旁的小石凳子上。

虽说只是一场梦,但香妩心里明白得很,那就是真的啊,再真不过了,她甚至记得梦里那一剪子下去的疼,疼得她差点不想活了,后来给送到了庵子里,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凄苦!

香妩怎么也不想过这种日子,她想嫁人,想生一个两个三四个孩子,想过普通人的太平日子。

但是她该怎么办呢?

她想着今天小姐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还有说那些话的眼神,那明摆着就是防备自己,防备自己,又想用自己。

等以后小姐嫁给了霍家公子,自己肯定是要陪嫁过去的,到时候——

她咬唇,便记起来霍家公子看着自己的眼神,她总觉得霍家公子想把她生吞了,这让她更加惊怕。

这条路,是万万走不通的。

想到这里,香妩耷拉着脑袋,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计了。

要想逃开那梦里的凄惨命运,自己应该怎么办?

她得嫁人,找一个男人嫁了。

嫁人后,她是再不可能给小姐当陪房丫鬟了,便是嫁的依然是定远侯府的家奴,她给小姐做的也是陪房媳妇,陪房媳妇以后可以帮着打理一些事,楚家家风尚可,是万万不至于当少爷的去染指陪房媳妇的。

注意这么定了后,她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计她认识的男人了。

她七岁被卖到侯府,所认识的男人无非是围着这个侯府打转。

第一个想到的是前边守门的二狗子,这人倒是憨厚,见到自己时候,总是赶紧用衣服搓搓手,然后走上来笑,笑着说香妩姑娘需要什么效劳的,香妩姑娘用什么就说一声,我们帮你跑腿,殷勤周到得很。

香妩觉得,这应该能算一个,她如果点头,人家怕是眼巴巴地想娶她呢。

况且这个二狗子的爹娘,都是府里的管事,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若是能嫁给他,以后这日子过得不至于差了去。

第二个,香妩便想到了后院打理花园的阿福,阿福这人手巧,帮着打理后花园的树啊草的,人勤快能干,之前小姐让她去后花园摘花,阿福哥哥都会给她摘一束最新鲜好看的花,递给她说,香妩姑娘用这个,那边露水重,别湿了裙子。

这个阿福虽然没什么背景,但好在他手艺好,手艺好就吃香,不会随意被主子打发了,就是以后万一出去了,有一门好技艺也不至于挨饿。

这个就是有些发愁,如果自己说要嫁给阿福,小姐那里会不会愿意?

香妩掰着手指头继续想,就想到了第三个,第三个却是马厩里的陈忠。

这陈忠比起前面两个年纪大,都已经三十三四岁了,听说是打小儿和侯爷一起长大的,不过他早年犯过事,就被打发到侯府马厩里养马。

之前小姐命人去骑马,说是要出去骑马和霍公子踏青,她就过去几次马厩,所以认识陈忠。

本来也没太当回事,人比她大十几岁,她也没多想,但有一次她去了,就发现陈忠竟然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粗布裤子。

那天正好是日头大,太阳照在他黝黑的背脊上,汗珠子流下来,香妩偷偷地看,就发现这人生得真好,身子壮实有力,腰也听着挺,并不像是自己以为的“大年纪”的人,竟然比阿福和二狗子更有男人味。

再之后,香妩就发现,这个陈忠会偷偷地看自己,被自己逮到目光后,他就红着脸看向别的地方。

香妩心里就明白了,这个人可能心里也想娶自己。

香妩掰着手指头数了三个男人,琢磨了半天,纠结着该向哪个男人出手。

无论如何,必须找一个嫁了,早点嫁了早点省心。

这么琢磨着,她既动心二狗子爹娘的管事身份,又眼馋阿福那门手艺,又舍不得陈忠那壮实的身子骨,想来想去,发愁了,三个男人,她该要哪个?

她皱着小眉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诶!”

谁知道刚叹了口气,就听得身边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香妩姑娘,你这是?”

香妩听到,吓了一跳,赶紧抬头看过去,竟然是阿福!也就是她三个备选男人中的一个。

她顿时心跳加速,脸上也微微泛红,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阿福。

选男人不如撞男人,要不就眼前这个吧?

但是应该怎么办呢,自己主动说我要嫁给你?不行不行那太不像话了,她听丫鬟姐姐们说过,上杆子的买卖不能干哪!

那就让他说?

可是他敢吗,他能吗?

香妩心里急,一急,心眼就活动起来。

她明白了,她得勾搭阿福,勾搭阿福让阿福主动说。

勾搭男人,她并不会,但是在那个梦里,她和霍大公子可是这个那个全都搞了一遍,有样学样应该可以吧?

这个时候阿福意识到不对劲了,他皱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他心里确实是早就看中了香妩这小姑娘的。

小姑娘生得粉润动人,就跟院子东边新开的杏花花瓣一样,透着绒绒的粉嫩,薄薄的片儿,看得让人心疼,看得让人想用粗糙的手轻抚过。

此时的小姑娘穿着一身葱绿衣裙,衬得那小脸儿明媚粉嫩,她好像被自己惊吓到了,正睁着一双懵懂的眸子傻傻地看着自己,好像在努力地想着什么。

阿福心疼,忙说:“香妩姑娘,你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可是小姐又要什么花?你说要什么样的,我跟采就是了。”

然而香妩却不吭声,她只是睁着一双明媚含水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阿福,之后低着头,一脸羞嗒嗒的样子。

阿福看着她这含羞不言的模样,只觉得胸口一下子涨满了,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呼吸也急促起来。

香妩姑娘,香妩姑娘……这,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