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 / 2)

第1章小丫鬟做了一场梦

定远侯府的后宅,窗棂外的桃花此时开得正娇艳,但是大小姐霍迎云却在那里揪着小丫鬟刚刚折来的桃花,将那桃花揉得细碎,桃花汁水嫣红,纤纤玉指被染上了红晕。

“香妩,你觉得如何?”霍迎云看向了身边的丫鬟香妩。

“什么……?”香妩有些迷惘地看向霍迎云,她没听到刚才小姐说什么。

“就是楚家公子啊,你没听我刚才说什么?”霍迎云狐疑地打量着香妩。

“没。”香妩听了,慌忙摇头:“小姐刚刚说楚家公子如何?”

霍迎云着实把香妩打量了一番,确认她并没有假装,她确实没听到自己说的话。

她不动声色地笑了:“我给你说话,你怎么不好好听着?在想什么?”

香妩一听这个,羞愧了,低垂着头,不好意思地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在想我的梦……”

霍迎云笑着咬唇,故意逗她:“什么梦,竟让你这么想,该不会是春梦吧?”

香妩顿时慌得不行了,赶紧摇头摆手:“不会,真得没有!”

霍迎云眸光轻淡地打量着她:“没有?既是没有,你那么慌张做什么?”

香妩咬着唇,委屈巴巴又无可奈何:“小姐,香妩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被剃了头,去了庵子里当尼姑。”

香妩虽然只是一个小丫鬟,但生得明媚粉嫩,那肌肤白净犹如山间新雪,又剔透犹如上等嫩玉,一双黑眸又大又亮,仿佛含着水一般。

如今她一脸懵懂的委屈,摇头又摆手,看着倒也娇憨可爱。

霍迎云偶尔间对镜梳妆,便会看看身边的小丫鬟,每每会觉得,这小丫鬟竟会把自己比下去,这让她多少有些不喜,曾经一度动了把这小丫鬟发卖了的心。

不过好在,香妩对她实在忠心耿耿,有一次她得了风寒,便故意随口胡诌一个方子,只说要腕上的血做药引,结果香妩竟然真得信了,紧闭着眼狠狠心竟然割自己的腕子,当时流了不少血,幸亏发现得及时,这才没出人命。

霍迎云纠结了一番,到底是打算留下香妩,让她继续在自己身边。

她甚至打算着,等自己嫁了后,香妩可以跟着自己陪嫁,她这种性子好控制得紧,若是放在房子里来收姑爷的心,那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不过,只是区区一个用来吸引姑爷的物件罢了,自然不能喧宾夺主,若是一旦有个什么,必须当机立断除掉免得引起祸害才是——毕竟这小香妩,生得太好看了,别说男人,就是她看着,偶尔都忍不住想摸摸她那小粉嫩的小脸。

如今听她这么说,霍迎云兀自噗嗤一笑:“只是一个梦,当得什么真!我还以为——”

香妩弱弱地问:“小姐以为什么?”

霍迎云眼波流转,却是故意道:“我还以为,你听我提起楚公子,便心动神摇,也想着他呢!”

香妩听得这话,粉润的小脸都褪去了颜色,她苦着脸道:“小姐何必这么说奴婢,奴婢若是敢对楚公子有非分之想,便让奴婢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小姐一定要信奴婢。”

霍迎云听得这话,倒是意外,她也就是逗逗这小丫鬟,不曾想她竟然发下毒誓来:“诶,你也不必这么说,我不过是想着,咱们家香妩虽然只是一个小丫鬟,但模样长得招惹人,走出去谁不多看一眼,若是你实在惦记着楚公子,我倒是不在意那个,可以把你给了他,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香妩忙道:“小姐实在说笑,楚公子和小姐郎才女貌,用书上的话说那就是天生一对,楚公子身份贵重,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么一个小丫鬟?人人都说我有些姿色,但我身份低微,上不得台面,可不像是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端得是大家闺秀吐气如兰,我和小姐在一起,别人一眼就看出,小姐是小姐,我就是天生的丫鬟命,我们就是,就是云泥之别!”

她说得太用力了,以至于说道最后,急得小脸都红了。

霍迎云听着这一番不伦不类的夸奖,一时笑出声来,不过她自己想了想:“虽你说得粗俗,不过倒是有几分道理,世族大家,其实更看得是出身,看得是品貌才华,只有挑选侍妾通房才看姿色,你虽长得貌美,但太过惹人,实在不端庄,便是我把你给了楚公子,你也只能是做一个低贱的侍妾。”

她这话自然是敲打小丫鬟,让她认清楚自己的本分。

毕竟,今日在那南山寺,楚公子临走前仿佛多看了香妩一眼,这让她心中不安,总觉得有些疑心和忐忑。

虽说香妩身份卑贱,但便是给楚公子做了妾,在她心里也是一根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