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化身还是化身(1 / 2)

猎天争锋 睡秋 2045 字 8天前

直到这个时候,商夏才真正认识到他的几位同伴的不凡。

当灵裕界武者在陨石带中的踪迹被发现之后,沈白松依靠自身的本源罡气,可以直接判断出这些痕迹残留的大致时间,他甚至能够透过阵禁的隔绝来判断内部空间有无生机存在。

庞景云似乎掌握着某种破除阵禁的特殊方法,对于阵法、禁制之道的认知极其深刻,若非因为担心这两处据点的阵禁破除之后惊扰到潜藏的灵裕武者,他恐怕早就已经动手了。

伊静孜在星空之下似乎有着一种极其特殊的定位方法,商夏发现在场五个人当中,若是他不借助五行环和“挪移符”的情况下,论及利用空间移动的手段,当属她为最难。

而要是抛开对于空间力量运用的话,单纯论及飞遁之术,五人当中又属宫心兰为最。

她似乎掌握有一种极其特殊的类似于火遁一般的秘术,能够在飞遁的过程当中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虹化的状态。

之前在那座陨石堆方圆数千里范围内搜寻的时候,便属她搜索的范围最大,只不过她的运气不太好,所负责搜寻的方位正巧没有那位灵裕武者留下的踪迹。

至于商夏,他已然能够确定,五人当中要属他的神意感知范围最广,也最为敏锐。

这座在陨石当中开辟的据点入口处布置的阵禁极其精巧,而且入口处正位于视线盲点,寻常武者若非专门爬到石头凹陷夹缝处,根本就不会看到这里会隐藏了一处洞口。

然而在商夏自身的神意感知之下,这处洞口却是无所遁形。

“能确定在这两处据点藏身的是同一个人吗?”伊静孜问道。

庞景云在对比过两处据点外的阵禁之后,语气笃定道:“肯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无疑,阵禁本身可能有相同的可能,但每个人布置阵禁的风格却难以雷同。”

宫心兰道:“能找到他离开的痕迹并确定他离去的方位么?”

伊静孜摇头道:“对方很小心,周围并未再找到此人所遗留下来的痕迹。”

沈白松若有所思道:“最先发现的那处据点是因为其他人留下的标识被破坏掉了,这就说明此人开辟那处据点是在上一次五人巡守小队之后,那么在前一次五人巡守小队之前,此人又在何处落脚?这是不是意味着此人在这片陨石带至少有三处,甚至更多的藏身之地?”

“此人撤离这处据点距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庞景云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那么他这一次离开是碰巧,还是察觉到我们正在搜寻他而特意避开?如果是碰巧的话,那么他这一次仅仅只是短暂离开,还是狡兔三窟另寻他处落脚?如果只是短暂离开,那么他又为什么会离开?去了哪里?是否还有他的同伙存在?我们接下来是否还有必要留在这里设伏?”

众人一听便都各自皱眉,此人能够从四年前那场大战当中活下来,并一直藏身于此而不被发觉,本身便证明了此人的棘手程度。

商夏想了想,道:“反正这处据点周围数千里范围内搜寻一遍也需要一段时日,既然如此,那索性便留下一人在周围埋伏一段时间。若此人当真回来,留下之人负责将其缠住,待其他人回返,此人自然就是瓮中之鳖。”

宫心兰道:“那若是此人当真还有同伙,而且此番回来的不止一个人呢?”

商夏笑着看向她道:“那么心兰姑娘的意思是……”

宫心兰下巴微微一仰,道:“元罡化身呀,我们把元罡化身留下来监视这处据点,真身在外搜寻附近区域,岂不正好?”

伊静孜在一旁略显惊喜道:“心兰妹子也剥离元罡化身了?”

伊静孜虽言语很少,但在天外星空一年多相处下来,两名女子的关系也算颇近了。

宫心兰撇了撇嘴,道:“能不能不要说那个‘也’字,很是削弱人家成就感的好嘛。”

庞景云这时看向商夏道:“我记得商兄先前说过,若是我等都能剥离出元罡化身,商

兄有可能着手布下第二座合击阵势?”

“也就是说所有这四位都已经炼化并掌控了第二道本命元罡!”

商夏暗自嘬着牙花子,听得庞景云询问,答道:“那就要看诸位第二道本命元罡的性质了,如果合适的话自然可行。”

庞景云道:“这么说来商兄也能剥离元罡化身喽?”

商夏无奈苦笑道:“不能,不过商兄另有其他的方法,庞兄届时自然就会知道。”

庞景云犹自问道:“那要是我等所剥离出来的元罡化身,与商兄所要求的性质并不相合呢?”

商夏对于庞景云近乎刨根问底的询问并不反感,大敌当前,就算庞景云不问,商夏自己也会说的。

对敌之际,可容不得半点儿疏忽大意,更何况还是合击阵势这种需要组阵之人相互信任的协作方式。

商夏耐心的答道:“即便不相合,也可当做普通的合击阵势来使用,只不过如此一来商某怕是难以持久。”

事情就这般确定下来,五人很快便又行动了起来,并最终决定由商夏和四人各自剥离出来的元罡化身留在附近监控这座陨石据点。

原因很简单,在商夏展示了一番以五行本源真罡遮掩行迹的手段后,同样拥有极佳隐秘秘术的沈白松便选择了放弃。

而其他四人的本尊真身则暗中游弋在方圆两三千里之外的陨石带中,一边继续搜寻灵裕武者可能遗留下来的踪迹,一边随时准备接应商夏与四具元罡化身。

在距离那座陨石据点百余里之外,商夏的身周先是有五行光泽蒸腾、绽放,而后扩散开去,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商夏连同其他四具元罡化身已然失去了踪迹。

等待是极其枯燥的,尤其是在外围游走的几位本尊真身也不得随意与商夏传音的情况下,他在原地这一等便是半个月的时间。

就当众人已经渐渐失去耐心,怀疑是否还有继续等待下去的必要的时候,一道身着灰袍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商夏的感知当中,而周围其他四人却并未有任何动静传来。

“终于出现了!”

沈白松的元罡化身是一位面貌与他有着几分相似,且有着青白色肌肤的男子。

只不过此人周身商夏阴寒之意甚重,再加上其诡异的肤色,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被冻得僵硬的尸体一般,但相比于沈白松的温文尔雅,这具与某种寒罡有关的元罡化身就显得鲁莽了许多。